中甲

吞天邪帝 第七百八十八章被劫持

2019-12-04 19:11: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吞天邪帝 第七百八十八章被劫持

看到欧阳楚云的举动,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雷震子的眼中闪过一道睿智的目光,当他面对诸多仙门的包围时,他就意识到,今天如果不想办法脱困,他们雷家从此将在仙界除名,但是想怎么脱困,吴翰麒就是关键。

尽管放弃欧阳楚云这枚棋子,让雷震子感到不甘心,但是比起雷家的安全,牺牲一个欧阳楚云根本就不算什么,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逼迫欧阳楚云出面,目的就是为了利益欧阳楚云同门相残的事情来转移众人的视线,然后他们才有机会浑水摸鱼,劫持吴翰麒逃出生天。

此时在场的诸位强者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切全都是雷震子的阴谋,欧阳楚云的行为,的的确确是把他们震的不轻,一个个都好奇的看着欧阳楚云。

当年钱玉坤遇害的时候,因为钱玉坤原本就跟阴阳双煞有过节,所以当《乾元门》的高层得知钱玉坤遇害的消息,仅仅只是把钱玉坤遇害的原因归咎于仇杀,最终做出在仙界通缉阴阳双煞的决定。

然而此时欧阳楚云面对杀死钱玉坤的凶手,非但没有主动站出来为钱玉坤寻仇,反而试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乾元门》的长老们在感到惊讶之余,心底突然升起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来。

想到钱玉坤的陨落,欧阳楚云是最大的受益者,大长老意味深长地看着站在面前的欧阳楚云,开口问道:“二师兄!你想要说什么,尽管请说!”

看到诸位长老们那异样的目光,欧阳楚云在心底暗道不妙,但是为了避免真相曝光,他不得不硬着头皮为阴阳双煞两人开脱,言不由衷地回答道:“各位师弟!老夫也非常想帮大师兄报仇雪恨,但是目前为止,我们还无法确定这两人是否就是阴阳双煞,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果冒然出手,恐怕会给外人留下蛮横无理的不好印象!”

此时欧阳楚云的反应,完全超出了《乾元门》所有长老的预料之外,让他们隐隐的觉得,当年钱玉坤陨落的背后,恐怕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阴谋。

大长老目不斜视地看着心虚的欧阳楚云!出于他对欧阳楚云的了解,这刻他几乎能够断定,当年钱玉坤的陨落并不是仇杀,很可能跟他们《乾元门》的掌门宝座有关,语气十分阴沉的回答道:“二师兄!不说这雷家是否就是害死大师兄的幕后黑手,就算雷震子欺师灭祖,竟然试图对我们的恩人不利的举动,雷震子和他身后的雷家

,就是我们《乾元门》的敌人,在这种情况下,你竟然为他们说情,难道你跟着雷家有联系吗?”

感觉到大长老那阴沉的口气,让欧阳楚云的心底突然“咯噔!”了一下,升起一股不祥的念头来,心虚的他马上装出一副愤怒的样子,对大长老质问道:“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是老夫买凶杀了大师兄?”

虽然欧阳楚云满脸愤怒,但是他那闪躲的眼神,却彻底的出卖了他,让大长老终于确定,当年钱玉坤的被害,就是欧阳楚云为了争夺掌门宝座,利用阴阳双煞和钱玉坤之间的仇恨,雇佣阴阳双煞害死钱玉坤。

这个残酷的事实让大长老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怎么也想不到,欧阳楚云为了《乾元门》掌门宝座,竟然会私底下勾结外人,谋害自己的大师兄,面对欧阳楚云的质问,大长老脸色阴沉的回答道:“二师兄!老夫只是认为你的举止有些奇怪,才会这么一问,你有必要这么激动吗?”

“不过话说回来,大师兄的遇害,你是唯一的获利者,现在你又当众袒护雷家,试图为阴阳双煞脱罪,这让我们不得不怀疑,大师兄当年遇害,就是你通过雷家,雇佣阴阳双煞干的。”

尽管《乾元门》的诸位高层都为欧阳楚云的举动感到不解,但是真正产生这种念头的,却只是少部分人而已,当《乾元门》的诸位长老们听到大长老的话,一个个的脸上都浮现出震惊的神情来。

面对大长老的质问,欧阳楚云脸上虽然保持着愤怒的表情,心底仿佛相似翻江倒海般,虽然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举动会引起一部分人的怀疑,但《乾元门》的高层,绝对不会当众对他提出质疑,所以大长老的行为完全超出他的预料之外。

欧阳楚云非常清楚,如果不想办法摆脱嫌疑,他不但会失去《乾元门》掌门的宝座,甚至很可能会因此而背负同门相残的臭名。

“呵呵!”

这时欧阳楚云脑静一动,马上就想到一个办法,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嘲笑,对大长老回答道:“许财斌!正如你说的,大师兄遇害,老夫的的确确是唯一的获利者,换一句话来说,如果老夫被人栽赃嫁祸,不再担任掌门,你也是唯一的获利者,所以老夫可不可以认为,你为了掌门这个位置,故意诬陷老夫雇凶害死大师兄?”

欧阳楚云的质问,明显是超出大长老的预料之外,他怎么也想不到,欧阳楚云会借用他的怀疑依据,反过来诬陷他,不过欧阳楚云的举动,却让他对自己的怀疑深信不疑,开口对欧阳楚云反驳道:“欧阳楚云!你说的没错,如果你不再担任掌门人,老夫的的确确是唯一的获利者。”

“有句话说的好,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既然你认为老夫是在诬陷你,那你是否能够告诉老夫和各位师弟们,面对鲁师侄提出的证据,你身为《乾元门》的掌门人,不想着为大师兄报仇雪恨,却站出来当和事老,你能否告诉我们,这是为什么吗?”

大长老的质问,让欧阳楚云顿时变得是哑口无言,看到《乾元门》的诸位长老的目光,欧阳楚云的心里变得是非常的焦急,开口回答道:“谁说老夫不想帮大师兄报仇,按照刚才鲁师侄说的话,这位杨供奉的屁股上有个胎记,我们想要确认杨供奉的身份,就必须让杨供奉脱下裤子。”

“然而你们有没有想过,对方好歹也是仙帝阶段的强者,让对方当众脱下裤子,来确定自己的身份,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我们自己的身上,你们谁愿意从此成为全仙界的笑柄,脱下裤子让对方检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双方只能是不死不休,老夫考虑到这一点,才会做出这种举动……”

“不死不休又有什么?过去的你可是秉承着宁错杀也不放过的信念,今天怎么就会有诸多顾虑呢?欧阳楚云!难道在你的眼里,我们诸位师弟们都是弱智吗?你觉得你刚才说的这番话能够让诸位师弟们信服吗?”

“先不说这两人和雷家是否就是害死大师兄的真凶,就凭他们今天意图对公子不利的举动,雷家就已经是我们《乾元门》的敌人,而你在这种情况下,却试图为敌人说话,你能否告诉老夫和诸位师弟,这是为什么?”大长老听到欧阳楚云的解释,脸上浮现出嘲讽的表情来,他不等欧阳楚云把话说完,就开口对欧阳楚云提出质疑。

“你们谁都别动!否则老夫就宰了这个小混蛋。”大长老的质问,再次将欧阳楚云逼到死角,同时也让众人对钱玉坤被害的事情产生众多想法,结果就在众人纷纷在心底揣摩真相的时候,杨供奉突然出现在吴翰麒的身旁,将一柄长剑横在吴翰麒的脖子上,面目狰狞地打破了现场的安静。

“师叔祖!”杨供奉的这声喊声,让陷入沉思当中的林家祥一下子惊醒过来,他看到杨供奉将仙剑横在吴翰麒的脖子上,立刻感觉到睚眦目裂,本能的发出一声惊呼,愤怒地对杨供奉威胁道:“杨得志!快放开老夫的师叔祖,否则老夫必将你大卸八块!”

在林家祥惊醒过来的时候,黄祖明同样也惊醒过来,刚才他一直在暗中防着雷家之人,结果没想到最终还是被欧阳楚云和许财斌的争吵吸引了注意力,结果一个疏忽导致吴翰麒被挟持,为此让他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愤怒的对杨供奉威胁道:“该死的混蛋,快放开老夫的师叔祖,否则老夫一定要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此时不单单黄祖明等人为此而感到后悔,就连吴翰麒自己同样也感到震惊,他怎么也想不到一时的疏忽,最终导致自己被杨供奉给挟持,不过吴翰麒虽然被人用仙剑架在脖子上,但是因为《吞天塔》的存在,让他同样自保的底牌,所以他的心底并没有感到一丝的惊恐。

看到雷震子一副阴谋得逞的表情,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幕,这刻吴翰麒隐隐的觉得,欧阳楚云刚才的举动,完全是雷震子的收益,目的就是为了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要让阴阳双煞有机会挟持自己逃出升天。

缕清这一切的吴翰麒,脸上浮现出从容的笑容,对正为阴谋得逞而感到暗暗窃喜的雷震子问道:“雷震子!你真的以为,这样就能够挟持本公子逃出生天吗?”

扬州市江都人民医院
成都儿童癫痫病医院
贵州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