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柒个我分集剧情介绍1518集

2019-06-08 09:13: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儿童感冒吃什么药
婴儿感冒药
治疗宝宝感冒小妙招

电视剧《柒个我》正在热播中,目前最新剧情已更新至第22集,下面就为大家带来了柒个我分集剧情介绍(集),一起来看看吧。

第15集:崔皓月打开记忆封印回归扬言报复沈亦臻

苏婉妍送沈栋杰出门的时候,沈栋杰无意间看见路边停着的红色跑车,他一眼认出是沈亦臻的车子,特意在临走时给了苏婉妍一个热情的告别吻。这一切都被崔皓月看在眼中。

苏婉妍回到家喝着红酒看着手上的订婚戒指心情十分复杂,这时,她突然接到了沈亦臻的。她冷言冷语的告诉沈亦臻,自己已经和沈栋杰订婚了,让他不要再联系自己。崔皓月却假意说自己想她了,而且自己就在门外,苏婉妍不知怎的,竟然还是让他进门了。

白欣欣匆匆赶到苏婉妍的住宅,恰巧碰到崔皓月从苏宅出来。她追问崔皓月到底对苏婉妍做了什么,崔皓月却冷冷的让她凭对自己的信任去想象,因为他不在的时候,也只能凭借对白欣欣的信任,去想象她和沈亦臻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崔皓月指责白欣欣背叛了自己的信任,白欣欣无言以对,只好恳求他不要再继续胡闹下去。

两人回到家,常伯谦正焦急地等着他们,但面对面色不善的崔皓月,他也只能悻悻地离开了。崔皓月心情不佳的借酒浇愁,看见白欣欣等在旁边,他直接告诉她,如果是在等沈亦臻回来就不必了, 因为尘封的记忆被重新打开了,那些被遗忘的过往都会被慢慢记起,而他崔皓月就是为了承受那份痛苦而产生的。

白欣欣追问崔皓月沈亦臻那段被封印的记忆是否有自己的存在,崔皓月却说除非她选择自己,否则他不会告诉她。正是因为白欣欣迟迟没有做决定,沈亦臻的意识也会一点点崩塌,他会亲手摧毁他。

苏婉妍清早醒来就看见了穿着打扮完全不同的出现在自家门口。她追问崔皓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崔皓月却说他是来取回自己的车。看到完全不同的沈亦臻出现在公司,所有的人都十分惊讶,尤其是女员工们纷纷被他的帅气迷倒。

崔皓月径直来到沈奶奶的办公室,他看着墙上爷爷的大幅照片,冷冷的和他打了个招呼。常伯谦和白欣欣到处在找崔皓月,崔皓月却在会议室和大家开会,会议上他哈欠连天,看得众人目瞪口区,白欣欣和常伯谦也只能将错就错了。

沈栋杰召开全体主管会议,轮到沈亦臻发言的时候,他却只顾着玩笔画爱心。沈栋杰追问他马赛克的进展,他完全不知,幸好常伯谦打圆场说沈亦臻已经拿下了马赛克的版权,而且已经签约了。沈栋杰没料到他们居然真的能搞定神秘的马赛克,面色十分难看,他想将这个项目拿回来,沈亦臻却嚣张地表示不满,见两人又要呛上,常伯谦才说马赛克签约的条件就是合约所有跟进必须由沈亦臻全权负责。

沈亦臻的母亲卢月主动找白欣欣,送给她一个名贵包包,条件是让她随时向自己汇报沈亦臻的情况。白欣欣趁机向她打探为什么沈亦臻会失去七岁到八岁记忆,还问她沈亦臻小时候有没有什么同龄的朋友。卢月十分惊讶, 崔皓月却及时赶到了,他一把将白欣欣拉走,还警告卢月再也不许接近白欣欣,卢月看着变了个人似的儿子,惊慌地以为他已经知道了一切。

崔皓月对卢月的态度十分恶劣,白欣欣追问他原因,他却说一个人肉体被伤害总会有三种角色,加害者,被害者和旁观者,如果这三种人有一种人消失不幸都不会发生,卢月就是那个旁观者,而且还借这件事在沈家生存了下来,所以他憎恨卢月。

白向荣最近一直在反复思考沈亦臻的种种异状,他终于想通沈亦臻就是白欣欣提过的那个多重人格障碍患者。另一边,沈栋杰派秘书调查白秘书,但只查出她曾经是个精神科医生,她的档案还在普安医院,这令他十分不满。

第16集:白向荣强势将白欣欣从崔皓月身边带走

回家后,白欣欣一直追问崔皓月为什么不将沈亦臻丢失的记忆说出来?崔皓月却认为沈亦臻是绝对无法承受事实的,假如恢复记忆,也许他会选择结束生命。白欣欣忍不住问万一沈亦臻能够克服呢,崔皓月怒吼着回复她,如果那样死去的将是他们,因为,沈亦臻的所有人格都是为了替他承受痛苦而产生的。白欣欣说是否在沈亦臻缺失,崔皓月拥有的那段记忆中拥有自己的存在,崔皓月却沉默不语,转身上了楼。

白向荣突然出现想要带走白欣欣,他得知真相后立刻赶来,就是不想让白欣欣再继续卷入这场纷争,两人正要离开,却被崔皓月发现了。崔皓月制问白向荣不是白欣欣的亲哥哥,有什么资格带走她?白向荣咬牙说因为自己是她哥哥,而且比起自己,崔皓月更没有资格接近白欣欣,因为他是沈氏集团沈家的孩子。说罢,白向荣就开车扬长而去,留下崔皓月静静地站在原地,神色既愤怒又哀伤。

白向荣将白欣欣强制带回家,而且让她辞掉沈亦臻主治医师的工作。白欣欣生气的转身就走,白向荣却叮嘱她不要再父母勉强他提起沈亦臻和沈氏集团的事情。白欣欣回到家,关医生正在白家做客。得知真相的白家父母十分生气,还好关医生及时打了圆场,白爸爸斥责白欣欣不应该隐瞒父母,因为一家人就是应该要相互信任,相互包容。

饭后,白欣欣告知了关医生沈亦臻的现状,因为尘封的记忆被打开,所以也许如崔皓月所说,沈亦臻真的回不来了。关医生只好安慰她也许蛰伏之后再归来的沈亦臻,会比现在更强大,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有相信他。

崔皓月决定去清算过去,报复那个让自己成为异类的真正凶手。他找到沈奶奶的办公室,开口让她将整个沈氏集团交给自己。沈奶奶觉得莫名其妙,却又有些惊恐,只好愤怒地让他离开。崔皓月气急之下看到桌上父亲沈淳的照片,拿起来问沈奶奶是不是还放不下对父亲沈淳的执念。两人在争执中,崔皓月将相框摔在了地上,沈奶奶气的想要甩他耳光,却被崔皓月抓住了手,他告诉沈奶奶,自己会帮她了结这份执念。

崔皓月找到了父亲沈淳的病房,他看着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机的父亲,责怪他当初不应该救自己,他才是造成如今苦果的元凶,说罢,他伸手想要拿掉沈淳的氧气罩。很快,沈奶奶得知在疗养院的沈淳和沈亦臻离奇消失了,她下令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两人。

崔皓月打约白欣欣出来,却被在阳台上烧毁沈氏集团资料的白向荣看到了。白欣欣追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崔皓月却没头没脑地问白欣欣想不想要沈氏集团,如果他想要的话,自己可以抢来给她,否则他就彻底毁掉它。崔皓月卑微的请求白欣欣不要杀了自己,他不想消失,哪怕是做沈亦臻的幻象,只要能够留在白欣欣身边。白欣欣被他感动了,这时白向荣却突然出现强硬的将白欣欣带了回去,只留下崔皓月看着两人的背影既愤怒又无力。

白欣欣对白向荣最近的行为十分不解,白向荣却情绪激动地告诉她自己是为她好,以后她就会知道的。这时,白向荣的响了,原来是他派去调查沈奶奶王慧珍的人有消息了,他告诉白向荣,当时有流言说当时沈氏集团董事长沈景洪和儿媳妇赵曼之间有不寻常关系。沈景洪亲自将赵曼从国外接回来,对她委以重任,而他的儿子沈淳在沈氏集团十分没有地位。白向荣分析,如果当年沈景洪和赵曼的车祸不是意外,而且流言属实,王慧珍和沈淳是想让白欣欣消失的最大嫌疑人。

沈奶奶查看出事当天的监控录像,她看到崔皓月在镜头里故意向自己挑衅,忍不住心脏大受刺激,连忙吃药才慢慢缓和下来。

白欣欣追问白向荣为什么要把自己强留在家里,就算沈亦臻患有人格分裂也不应该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他。白向荣不知道怎么解释,他只是希望保护妹妹,让她能够一直像现在这样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不要受到伤害。白向荣见她执迷不悟,只好丢下一句不准就离开了。

第17集:白欣欣费尽心思与崔皓月约法三章

白欣欣坚持自己应该对沈亦臻负责到底,她拿着小时候的照片找到白向荣,告诉他正是因为有了哥哥的保护,自己才学会了勇敢和担当,但是这场游戏她已经无法抽身了。白向荣终于还是心软了,他将白欣欣送回了沈亦臻家门。

白欣欣走进门却发现崔皓月缩在沙发边上,她问崔皓月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觉,崔皓月却说自己不能睡,他害怕睡着后自己就会消失,就再也见不到白欣欣了。这段话让白欣欣又想起了过往中,崔皓月和沈亦臻其实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正是因为这样,她一直都希望两人能够达成和解。

堂叔沈澈告诉沈栋杰沈奶奶昨天昏倒了,这正是他们抓住机会拿下沈氏集团的大好良机,所以一定要不惜一切拉近每一个动摇的力量。沈栋杰将那天捡到沈亦臻药片的粉末让秘书去医院继续调查,秘书却犹犹豫豫地说,,沈奶奶发现他在调查沈亦臻后,告诉他有些事不知道比较好。

常伯谦打给白欣欣询问沈亦臻是否变回来,得知仍是崔皓月后,他对白欣欣说自己会对外会宣称沈亦臻去外地出差了。谁知,他们的对话被沈栋杰全听到了。常伯谦只好说沈亦臻病了,沈栋杰讽刺了两句,命令常伯谦叫沈亦臻不要装病,立即去他办公室。

崔皓月见白欣欣一直无法在自己和沈亦臻之间做选择,他做了一个转盘,自己占了99%,沈亦臻只占了1%,还说是让老天来做决定。白欣欣只好无奈地配合他,谁知,转盘转了大半天,居然在如此悬殊的情况下还是停在了沈亦臻的位置。白欣欣欢呼雀跃,崔皓月却难以接受。

白欣欣趁机提出崔皓月想要自己选他,应该要展现出沈亦臻拥有的魅力,她趁机提出让崔皓月遵守三个约定,第一不许生气,第二再生气也不许使用暴力,第三就是不能破坏双方名誉。崔皓月只好无奈接受了。

苏婉妍在两位母亲的陪伴下去挑婚纱,但沈栋杰却因为工作缺席了,苏婉妍在试婚纱的时候一直有些魂不守舍,她忍不住不断回想沈亦臻那晚和自己说的话。沈亦臻告诉苏婉妍自己爱的人只有她,所以他给她选择的权利,即使她和沈栋杰订婚,自己也愿意做她的地下情人。

在白欣欣的监督下,崔皓月穿的西装革履的去公司和沈栋杰见面。沈栋杰想要刁难沈亦臻,告诉他公司男团组合Magic Four的队长季易的合约马上就要到期,他本身演技很渣,却提出想要在公司的大电影中担任男主角的续签条件,这让公司十分为难。崔皓月十分不耐烦沈栋杰的这些小把戏,但是他记着和白欣欣的条约,不能生气不能使用暴力,只好忍气吞声答应了。

白欣欣得知崔皓月要负责季易的续签工作,立刻联想到上次莫晓娜疯狂的追星行为,心中暗叫不妙。到了会议室,季易耍大牌一直在玩游戏,看见崔皓月的脸,他立刻认出了他,一旁的经纪人连忙告诉他这是公司的沈副总,误以为他是为了续签才假扮粉丝闹场,随即就转身想要离开。

第18集:崔皓月挟持父亲沈淳威胁沈奶奶败露

崔皓月对季易的不礼貌忍无可忍,他径直追了上去,从后面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按在了墙上。季易起先还以为他在玩笑,感到身体的痛楚后才忍不住求饶。白欣欣追上去以为大事不妙,谁知道崔皓月却问季易是真的很想演电影,还是为了不续约找的借口。季易告诉他这是自己的梦想,崔皓月决定给他一个试演的机会。果然,试演时季易的演技十分浮夸,连续换了几种类型他都无法驾驭,看的白欣欣他们直打哈欠。崔皓月却出人意料的为他鼓掌叫好,还同意让季易出演男主角,并且成功和他续约。

白欣欣见状忍不住指责崔皓月将事情弄成一团糟,最后收拾的人还是沈亦臻。一直隐忍的崔皓月立刻爆发了,他只是想给沈栋杰吃点苦头,而且他已经很努力去配合了,谁知白欣欣还说这样的话。白欣欣见他发怒立刻连声道歉,这才将他的情绪安抚下来。

崔皓月带白欣欣到游乐场疯玩,两人一起开赛车,夹娃娃,投篮,拍大头贴,像一对幸福的小情侣一样玩得十分痛快。随后,崔皓月又带白欣欣到化妆品店,给她做美容护肤,白欣欣还特意给莫晓娜也带了一套护肤品。

约会的最后,白欣欣忍不住提出一个请求,她希望崔皓月将那些回忆和沈亦臻一起分享。崔皓月却十分不屑,他认为沈亦臻十分脆弱,白欣欣却说沈亦臻一直处理着其他人格留下的残局,他已经十分强大了,强大到可以承担痛苦。听到白欣欣一直说着沈亦臻,崔皓月十分不爽,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像三个人在谈恋爱一样。

两人刚回到公司,常伯谦就找了过来,他告诉崔皓月是家里出事情了,沈奶奶正急着找他。崔皓月心知肚明是什么事,他和常伯谦回沈家,让白欣欣待在办公室,不要忘记随时和自己保持联系。

白欣欣意外发现白向荣竟然在沈氏集团上班,而且有自己的办公室。送走崔皓月后,她接到白妈妈的让她回家一趟,于是找白向荣送自己回家,兄妹俩打打闹闹,却藏不住对彼此的亲昵。白妈妈给白欣欣准备了一大堆菜让她打包回去,她支开白爸爸和白向荣,追问她到底是给哪个有钱人家做主治医生?白欣欣记得哥哥的叮嘱,只好对妈妈说要保密。

回沈家的路上,常伯谦一再告诫崔皓月,绝不能让沈家人发现沈亦臻多重人格的秘密。

沈奶奶避开所有人,打开了书房暗室里的保险箱,用指纹解锁取出了里面的一份遗嘱确认书。崔皓月气势汹汹地走进书房,问她考虑的如何。沈奶奶立即向他追问沈淳的安危,崔皓月趁机让她将沈氏集团交给自己,这样就可以退休安心陪儿子了。

沈奶奶气愤的指责沈亦臻怎么可以对待自己的父亲,不管他记得什么,将他从火场里救出来的就是沈淳。提到这件事,崔皓月心里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他怒吼着自己从来不需要沈淳救,他应该去救另一个孩子。而他会亲手将沈氏集团交给那个孩子,来为他们过去的所作所为赎罪。崔皓月让沈奶奶在沈淳和沈氏集团中间立刻做选择,沈奶奶颤抖着说自己绝不会将沈氏集团交给他,崔皓月随即愤怒地离开了。

白欣欣看到白向荣的书房乱成一团,她好心帮他整理,却发现了白向荣收集的沈氏集团的资料和报纸。这时白向荣进来了,白欣欣忍不住追问他到底和沈亦臻有什么关系,而且他不允许自己在父母面前提起沈氏集团到底是为什么?白向荣只好解释说自己只是想要为下一步小说取材罢了。

崔皓月受到沈奶奶的刺激又想起了童年的记忆,他一直不断重复说沈淳当年不应该救自己,而应该去救那个孩子。回忆里,他看到两个相伴玩耍的孩子,沈淳举起手想要打他,他不断哭喊求饶,却扑到另一个孩子身上保护他。

又一次的记忆错乱,也许是想到白欣欣的话,崔皓月退了出去,沈亦臻终于再次醒来。

沈亦臻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坐在沈淳的病床旁边,他下意识退到房间的角落缩成一团。他隐约记起幼年他钢琴弹错时,父亲总是打骂另一个孩子惩罚他。可惜的是,他始终记不起那个女孩的样子。沈亦臻听到脑海里崔皓月的声音,他努力镇定下来,告诉自己绝不会输给他。正在这时,一堆黑衣人冲了进来,一部分人查看沈淳的情况,一部分人将他制服并拖了出去。

第19集:沈亦臻回归后追查二十年前真相

沈奶奶派手下跟踪沈亦臻找到了沈淳后,将沈亦臻带回了沈宅。当书房只有两人后,她抬手狠狠给了沈亦臻一个巴掌,说是当初如果知道会这样,绝不会收留他们母子。沈亦臻一改之前的张狂,他连连道歉,解释说是因为太久没有见到爸爸,才会自作主张这样做的,请奶奶原谅。这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让沈奶奶心中又惊又怕。

沈亦臻又追问沈奶奶,自己小时候沈家是否有另外一个孩子?沈奶奶心中震惊,表面却强装镇定地说自己照顾他一个人都顾不过来,哪里还会有其他的孩子。

白欣欣追问白向荣为什么不能告诉父母沈亦臻以及沈氏集团的事情?白向荣结结巴巴的解释,一会说是为了保护病人隐私,一会说父母如果知道她的病人不是老头子,而是年轻小伙子肯定不会同意的。白欣欣就这样被糊弄过去了,恰巧这个时候白爸爸看到他俩还没离开,说白妈妈刚才不小心被切到手,白欣欣连忙去照顾妈妈了。

沈亦臻从沈奶奶那里一无所获,他想找母亲卢月询问,却从佣人那里得知是自己让母亲去国外居住一段时间,他只好悻悻地离开了。打的回家的时候,他偶然间看到出租车司机,却看到是爸爸沈淳的脸,吓得他几乎是连滚带爬下了车。

这一晚上一连串的惊吓让沈亦臻猝不及防,他不知道自己离开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在自己七岁那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记忆片段里那个哭泣的小孩又究竟是谁?

回到家,惊魂未定的沈亦臻发现家里空无一人,他连忙到处寻找白欣欣,还好常伯谦及时到来,他告诉沈亦臻白欣欣只是回了趟家,正在赶来的路上,沈亦臻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时,他忽然想起了崔皓月曾经说过的话,急忙打给苏婉妍确认她的安全。苏婉妍自那次崔皓月深夜造访,一直忘不了他说的那些充满诱惑的话,她正跟母亲哭诉想要悔婚,接到沈亦臻的,她立刻跑到外面接听,却发现沈亦臻态度又变了,还说什么之前说的都不算数,让她十分生气。

另一边,沈栋杰的母亲看出白天试婚纱的时候,苏婉妍的情绪很不对劲,他教训儿子不要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就算工作再忙,也要抽空安抚苏婉妍的情绪,沈栋杰只好连连称是,还怀疑苏婉妍是不是得了婚前恐惧症。

这是第一次沈亦臻失去意识这么长时间,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让他又懊恼又害怕。常伯谦鼓励沈亦臻,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需要加倍的努力,去守护在乎的人,他会负责调查崔皓月和沈奶奶究竟发生了什么?沈亦臻这才拜托常伯谦去调查二十一年前,在火灾发生前沈家是不是还有其它孩子。

千辛万苦隐瞒了父母后,白向荣开车送妹妹去沈亦臻家,安慰她如果觉得太累,可以把沈亦臻带回来,父母和自己都会努力帮她的。白欣欣向白向荣介绍暴力人格崔皓月,而且说有一个比崔皓月更危险的人格莫晓娜,让他千万小心一点,白向荣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常伯谦刚离开,苏婉妍就开车到了沈亦臻家门口,而且一下车就紧紧抱住了沈亦臻,说自己真的要疯了。这一幕恰好被白欣欣看到了,她还以为是崔皓月不死心还想用苏婉妍报复沈亦臻,连忙跑上去拉开两人,解释说是因为自己和沈亦臻吵架了,他才会这样的,说罢,就揪着一脸懵逼的沈亦臻的耳朵拉他回家了。

一到家,白欣欣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责问崔皓月是不是忘了和自己的约定!沈亦臻看着她如此维护自己,心里不由十分感动。得知是沈亦臻回来了,白欣欣这才抱着他又哭又笑,倾诉自己的害怕与相思之情。

两人情绪稳定下来后,白欣欣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沈亦臻。沈亦臻追问苏婉妍和崔皓月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白欣欣却无奈的说这一切只能靠想象了,因为崔皓月要白欣欣凭借对他的信任去想象,所以她觉得并不会很严重。得知暴力冷酷的崔皓月被白欣欣完全降服,还顶替自己去上班,沈亦臻十分惊讶。

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沈亦臻恢复了自己的装扮,白欣欣却劝他风格一下子变化太大,会让人起疑心。她让沈亦臻按照崔皓月的风格装扮,让他去学习崔皓月发掘和散发自己的魅力。因为崔皓月已经迷倒了公司所有女员工,甚至连沈栋杰的秘书都特意模仿他的装扮和行为,这让一直为崔皓月收拾烂摊子的沈亦臻还真有点不习惯。

第20集:沈奶奶得知沈亦臻病情令他回美国遭拒

沈栋杰看到秘书模仿沈亦臻的打扮大发雷霆,秘书连忙说自己追查到沈亦臻在大学时期,有一个好朋友叫艾瑞克,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决裂了,但是在决裂前,沈亦臻曾经给艾瑞克的账户上打了一大笔钱。

常伯谦调取了沈家住宅和疗养院周边的监控录像,沈亦臻立刻决定回家确认一下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两人没有通知白欣欣,而此时,白欣欣却被苏婉妍约了出来。苏婉妍告诉白欣欣,沈亦臻之所以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用她来刺激自己,白欣欣却一针见血地反问苏婉妍不是要和沈栋杰订婚了嘛?她并没有立场跟自己说这样的话,说罢,她接到沈亦臻的,就匆匆离开了。

沈亦臻从监控看到崔皓月和沈奶奶发生争执的画面,他从录音里听到崔皓月质问沈奶奶自己从来没有让沈淳救自己,他当时应该救那个孩子的话,这让沈亦臻对那个孩子更加好奇了。沈亦臻问常伯谦关于那个孩子调查的怎么样了?常伯谦却告诉他之前沈家老宅雇佣过的人全都消失了,相关资料也被刻意销毁了。正好这时,白欣欣赶回来了,沈亦臻一脸严肃地告诉白欣欣自己想和她谈谈,常伯谦见状找借口离开了。

沈亦臻询问白欣欣是否将和崔皓月发生的一切都还无保留的告诉了自己,因为他得知上次母亲卢月私下找了白欣欣后,她就被崔皓月借故送到了国外。白欣欣见实在隐瞒不过去,才告诉他,崔皓月说卢月是虐待现场的旁观者,她拿这个当武器在沈家生存了下来,现在又拿这个当做挡箭牌,所以,沈亦臻很可能在童年被虐待过,之前自己不告诉他是怕他无法承受。沈亦臻虽然很难接受,但还是告诉她自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而且他决定要强大起来,找回那些丢失的记忆和真相,他绝不会再逃避。

沈奶奶想到这段时间沈亦臻几次性格大变,她终于决定联系普安医院的关医生,询问沈亦臻到底得了什么病。关医生早就等待沈亦臻的亲人来,他一五一十地告诉沈奶奶,沈亦臻是因为童年受刺激,得了精神分裂,这个消息让沈奶奶十分震惊。

常伯谦告诉沈亦臻,堂叔沈澈和他母亲卢月也在找当年那个孩子。这时,常伯谦接到沈奶奶,让他立刻回家一趟。沈亦臻立刻联想到是不是父亲沈淳出了什么事情,这让他一下子情绪又激动起来,还好白欣欣及时过来安抚他,他才慢慢平静下来。

沈亦臻一脸凝重的到办公室去见沈奶奶,一见面他就问父亲有没有事,沈奶奶问他是不是想起自己对父亲做过什么?沈亦臻这才承认自己有精神障碍,沈奶奶早就知道了实情,她告诉沈亦臻自己不能将沈氏集团交给他这样的人,所以希望他回美国继续接受治疗。沈亦臻被她冷漠的态度刺激到,他不由追问沈奶奶,究竟有没有哪怕一刻,是将自己作为亲孙子而不是父亲的替代品去看待?

沈亦臻第一次鼓起勇气告诉沈奶奶,自己会离职离开沈氏集团,但会留在国内找回自己失去的记忆,他不是沈氏集团的看门狗,不是异类,只是沈亦臻而已。

沈亦臻见沈奶奶的时候,沈家的阿姨拜托白欣欣去酒窖里取酒。尽管酒窖里灯火通明,但白欣欣还是十分忐忑不安,她恍惚间看到一个小女孩不停地在墙上画画,等她转过头,她才发现那竟然是幼时的自己。沈亦臻从办公室出来得知她去了红酒仓库,立刻想起她对火和地下室有恐惧,他连忙下去找她,却看到白欣欣目光呆滞地坐在地上,看到沈亦臻她才清醒过来,却又一头晕倒在了沈亦臻怀里。

沈亦臻将白欣欣带回来,白欣欣做了噩梦神情十分不安,嘴里还不停喊着不要走,沈亦臻握着她的手向她抱着,自己以后绝不会再离开,会一直在她身边保护她。就这样,他在白欣欣床边拉着她的手坐了一整晚。心有灵犀版,远在白家的白向荣仿佛感觉到了妹妹的痛苦。

第二天一大早,沈亦臻醒来发现床上没人,连忙在家里到处找她,却发现她竟然拿着点滴听着歌在冰箱找东西吃。白欣欣说自己每年都会做几次噩梦,每到这个时候就会额外想念妈妈的菜,沈亦臻感到十分愧疚,因为自己白欣欣才欺骗家人,白欣欣这才告诉他不用愧疚,在崔皓月出现的那段时间,她已经跟家里人坦白了,只是隐瞒了沈亦臻的身份。

放松下来的两人一起去火锅店大吃了一顿,沈亦臻又提起做恶梦的事情,他提醒白欣欣如果每年都会做几次,她应该重视起来。白欣欣只好说每次做噩梦,哥哥白向荣会用作家的视角帮自己解梦的。

两人吃饱喝足回到家,白欣欣让沈亦臻有需要的时候叫自己,沈亦臻却问她为什么只能在需要的时候叫她,在她心中,是不是只把自己当做病人看待?除了医生和病人,他们是不是还能发展其它的关系,比如情侣。这话一问,白欣欣又忍不住痴笑起来,她几步跑了回去,就在沈亦臻有些失落的时候,她又跑了下来,两个害羞又别扭的两个人看着对方,白欣欣突然提出一起去旅行,这样就可以增进了解,知道彼此是不是适合当情侣了。

第21集:白向荣被莫晓娜狂追险遭强吻

白欣欣和沈亦臻相约去旅行,沈亦臻正翻箱倒柜找衣服,却接到了苏婉妍约他见面的,他想要拒绝,苏婉妍却威胁他,如果不来就把那晚诱惑自己的所有话曝光给沈奶奶、沈栋杰,甚至是。沈亦臻只好告诉白欣欣,因为苏婉妍的事情自己必须爽约了,白欣欣表面上十分理解,等他走后却只能在家喝酒解闷。

沈亦臻告诉苏婉妍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赴约,喝的烂醉的苏婉妍直接用割腕威胁他。她不甘心,先提出私会的人是他沈亦臻,凭什么却只有自己一个人痛苦。沈亦臻只好解释说是自己一时失去了理智。沈亦臻护送醉醺醺的苏婉妍回家,谁知,这一幕却意外被沈栋杰的母亲看见了。

在车上,苏婉妍向沈亦臻表白,恳求他回到自己身边。看到一向自信的苏婉妍变得如此卑微,沈亦臻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一样的求而不得,却还苦苦哀求,不肯放手。沈亦臻告诉苏婉妍自己已经放下了,而且他的心里已经住进了别的女人,希望她能把握自己的幸福,苏婉妍却不知道还该不该相信他了。

白欣欣在家喝闷酒,她打给白向荣让他接自己回家,还告诉他自己又做噩梦了,让他帮自己解梦。回到家,白欣欣提起了自己的初恋,那个为了自己的笔记劈腿的渣男,当时白向荣为了保护她,还特意挡住她的眼睛,不让她发现渣男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画面。其实,当时白欣欣早就发现了这件事,但是因为哥哥的保护,才觉得不那么痛苦和难过。

白欣欣追问白向荣,对于男人来说初恋的意义,是否永远不能放下。这段时间她越来越混乱,做恶梦,出现幻觉,甚至冒出自己也不能控制的情感,但却又不能向比自己痛苦一百倍的病人倾诉,这让她很怀念在医院里的生活,只需要埋头苦干,什么都不需要想。

白欣欣不知道的是,她这一番话都被追来的沈亦臻听在耳里。沈亦臻心中十分歉疚,白欣欣在他面前一直都是坚强勇敢快乐的模样,而自己除了痛苦和灾难,还能带给她什么呢?

沈澈父子因为沈亦臻被解雇的事情十分志得意满,沈澈却意外得知还有人也在找赵曼的孩子,他不由感到了危机。另一边,沈亦臻母亲卢月得知沈亦臻被解雇,立刻从日本赶了回来,并且打质问常伯谦到底发生了什么。沈亦臻正好听到,他立刻约母亲见面,追问她当年沈家是否还有一个和自己一样大的孩子?卢月禁不住他再三询问,还是说漏了嘴。

白向荣打约沈亦臻见面,他希望两个月沈亦臻回美国后不要再和白欣欣有任何联系,沈亦臻十分难受,头痛欲裂,也就在这个时候,莫晓娜出现了。莫晓娜醒来发现自己正和梦中情人白向荣约会,她又娇羞又兴奋,喊着老公直接飞扑了上去想要强吻他,白向荣连忙向白欣欣求救,白欣欣只好一边安抚白向荣让他看住莫晓娜,一边保证自己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的。

莫晓娜恢复了粉红少女的装扮,她刁难白向荣和自己约会,还在大街上狂奔,白向荣被白欣欣再三叮嘱只好去追她,两人在街上打打闹闹,还好白欣欣及时赶到一拳将莫晓娜打晕,才中止了这场闹剧。

白家兄妹将晕倒的莫晓娜送到医院,白欣欣去拿药,吩咐白向荣看着她,谁知白向荣对莫晓娜已经有了心理阴影,他借机去买饮料还和几个护士聊得火热,很快就忘记了莫晓娜。

第22集:沈亦臻温暖告白白欣欣做两个月情侣

许莉邀请莫晓娜和自己一起逃出医院,两人一拍即合,假扮成护士和病人准备出逃,许莉还送了莫晓娜一只限量版的唇膏,立刻赢得了莫晓娜的欢心。但很快,出逃的两人被刘医生发现了,两女大闹医院,想尽办法躲避追捕,但最后还是被逮住了。

兄妹俩将莫晓娜带回了家里,幸好沈亦臻及时醒来了。他刚下楼,白欣欣就将他拉到一边要对口供,沈亦臻却第一时间摸了摸他的额头,说烧退了,这个举动让白欣欣十分暖心。白欣欣告诉沈亦臻,白向荣已经知道了他的病情,而且哥哥还见过了崔皓月,朱长江,莫晓娜,她叮嘱沈亦臻在白家先扮演朱长江,避免白父白母察觉异样。

白欣欣说了一大堆,最后,沈亦臻突然请求她在最后这两个月,让自己当她的男朋友,即使违反了合约,他愿意支付违约金。突然间,沈亦臻在院子的火盆里看到了半张照片,他拿起来看,发现没烧完的部分竟然是他户籍上的母亲赵曼。

卢月去沈淳的病房看他,在给他读他最爱的诗集的时候,她意外在书里发现了赵曼和一个女孩的合照。卢月早就知道沈淳从未恨过赵曼,甚至还深爱着她,但是她也知道,只有抓住沈淳才能改变自己和儿子的人生。卢月告诉沈淳自己绝不会让沈亦臻想起以前的事情,也不会让他找到那个孩子。

卢月到沈家老宅找沈奶奶,她认为沈奶奶是造成沈亦臻现状的罪魁祸首,沈奶奶却让她带着沈亦臻回美国,永远不要再回来了。卢月不明白沈奶奶为什么不能对沈亦臻好一点,当初沈淳要和赵曼离婚无处可去之时,是自己陪着他,甚至后来救了他的命。哪怕就当是还这个人情,她请求沈奶奶在沈亦臻彻底被毁之前召他回来。

白向荣告诉沈亦臻赵曼的照片是自己的,之前他准备以沈氏集团的家族史做原型写一部悬疑小说,但因为被白欣欣发现后给他好一顿骂,他就放弃了,所以才将这些收集的资料都烧毁了。沈亦臻却不相信他的理由只是这么简单,两人避开白欣欣,沈亦臻追问白向荣为什么这么关心沈家,到底是哪一部分让他如此感兴趣。白向荣无奈,这才坦言是沈亦臻爷爷沈景洪,父亲沈淳,以及名义上的母亲赵曼之间纠缠不清的关系让他感兴趣。正当沈亦臻进一步想要追问,白爸爸却突然出现,揪着两人的耳朵让他们到厨房帮忙去了。

剥洋葱、劈柴火、烤鸭子,沈亦臻一边做事一边接机追问白向荣《地下室的孩子》的事情,但在关键时刻白父、白欣欣总是会出来打岔,两人都十分无奈。忙完客人的饭菜,沈亦臻和白家一大家子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团圆饭,还一起拍了好多合照,让沈亦臻感受到了从未感受过的家的温暖。

吃饭的时候,白父一直劝沈亦臻喝自己酿造的小米酒,沈亦臻怕引起人格分裂不敢喝,这时,一旁喝大了的白欣欣站起来大声让他们不要再欺负自己的男人,还在一家人面前搂着沈亦臻宣告,从今天起他就是自己的人,说罢她就醉倒了。沈亦臻和白向荣争着要送白欣欣回卧室,还好白父在一旁调停,沈亦臻看着床上醉醺醺的白欣欣,想到她刚才维护自己的模样十分甜蜜,直到白向荣不停催促他才不情不愿地离开了。

白欣欣半夜掉下床醒来,想到自己喝醉说的话简直无地自容,她来到狗窝旁找大帅倾诉心情,白向荣知道她喝酒醒来就会在这里,一边吐槽她不自量力,一边却从口袋里掏出了准备好的醒酒丸。

以上就是关于柒个我分集剧情介绍(集)的内容,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3岁熊孩子玩妈妈钱包 将万元钞票8张卡扔下阳台
美国政府提高对乳品的价格支持
白化病女子被讽长得像鬼 钟情模特事业备受流言蜚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