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校草制霸录 二十、有黑手

2020-01-17 00:37: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校草制霸录 二十、有黑手

在那个中年妇女的眉刀眼剑中,江水源终于熬足一个小时,赶紧缴卷走人。○

自从得到水北娘娘的手镯,还没有哪场考试像这次这么难熬,中考也没有!但他回家之后很快就忘了这茬儿,毕竟各种琐事那么多,还有厚厚一大摞书要看,哪有时间去回味那些莫名其妙的不愉快?听蛤蟆叫,还走不走夜路了?

可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想,它就会消散无形的。至少江水源在周末的时候,没想到这件事情会闹得满城风雨。

周一早上,江水源刚进门就被吴梓臣拦住。他低声问道:“老大,您周末去参加生物奥赛了?”

“是啊,我去打打酱油。”江水源对此没有掩饰,何况本身也没什么值得掩饰的,“怎么你也参加了?貌似我在考场里没看见你。”

“我没去。要是知道老大您会参加的话,我倒想去凑凑热闹。”不过显然吴梓臣想问的不是这个问题,“那你考得怎么样?有没有希望得个奖什么的?还有,你在考试时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江水源眨眨眼睛:“我之前又没准备,纯粹是被老师逼上梁山,还能考得怎样?我现在只盼望着别考个倒数后几名,丢咱学校和老师的脸,那还指望得奖?要説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就是遇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监考老师,脾气暴躁喜怒无常不説,还不让提前缴卷,甚至玩橡皮、趴在课桌上都不允许。我还从没见过这么严厉的老师!”

“那你考场里有没有咱们学校的熟人?”吴梓臣紧接着又追问道

“熟人?”江水源下意识朝曾识君的座位方向看了一眼,没想到曾识君早已到了教室,此刻正心有灵犀地望了过来,只是眼神中尽是掩饰不住的鄙夷和讥讽。江水源收回目光,很平静地答道:“考场那么多人。考试时又不能胡乱张望,谁知道都有谁?不过话説回来,你怎么突然会问这些问题?”

在江水源印象里,吴梓臣最关心的是校内外各种八卦消息,尤其是颜值高的那部分群体,什么谁谁谁换了新女朋友啦。谁谁谁用了哪种品牌的香水啦,他都了如指掌,简直就是一人形活动娱乐周刊。而他最不关心的就是学习上的事情,要不是江水源隔三差五给他念念紧箍咒,估计成绩早就滑到年级四百名开外。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怎么他会问生物奥赛考试的细枝末节?

吴梓臣顾不上学校禁止在校园使用平板电脑的禁令,从身上掏出平板电脑diǎn开页指示给江水源看:“老大您瞧瞧,从昨天中午开始就有人在学校论坛里造谣,説你在生物奥赛考试里企图作弊。最后被监考老师撵出考场。对,就是这个天了噜!全校第一的某人居然企图在考场上作弊!有些事我不説你会知道么?的帖子!”

江水源大致扫了一眼,帖子以第一人称叙述了昨天上午发生在考场里的事情,从自己进入考场开始一直写到自己缴卷离场。令江水源非常佩服的是,此人语言功底深厚,愣是将一件情节简单的普通小事描述得跌宕起伏、妙趣横生,而且语言生动诙谐,引人入胜——换个角度来説。就是尖酸刻薄——在他笔下,江水源完全就是个为了分数、为了获奖无所不用其极的跳梁小丑。

但他的描述并非单纯的妖魔化、脸谱化。虽説语言有diǎn夸张,事情经过却大体符合实情,类似于三国演义的“七分史实,三分虚构”,即便江水源现身説法加以反驳,也很难全盘推翻。文中也没有直白的人身攻击。所有褒贬全都蕴含在文字底下,让你看完之后第一个反应是好搞笑,第二个反应才是“我擦,这个谁真恶心”。

江水源笑了笑:“写得不错,有diǎn意思!”

“就是!编得有鼻子有眼的。就跟真的一样。”吴梓臣收起平板电报,接着説道:“老大你可要小心应付!据我多年的江湖经验,这件事情决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应该是有预谋的,背后肯定有黑手,目的就是想抹黑老大您!”

“哦?为什么这么説?”江水源饶有趣味地问道。

吴梓臣道:“其实这个帖子昨天中午一发布我就看到了,尽管文中一直用‘某人’来代指,但根据他提到的‘成绩年级第一’、‘大帅哥’、‘全校女生的偶像’、‘获奖无数’等关键词来推测,基本上认识你的所有人都知道文中的‘某人’就是指你!别的不説,全校公认的‘成绩年级第一’的能有几个?所以我马上就以涉嫌人身攻击为由向站管理员投诉,要求立即**。

“谁知那个鸟管理员竟然説没有违规,难道他眼瞎没看见标题里明晃晃的‘企图在考场上作弊’字样?其实他不**也无所谓,大不了我多换几个马甲把帖子刷下去就是,谁成想几分钟之后帖子就被管理员标红置dǐng,谁进论坛第一眼都能看到这个帖子,根本刷不下去。

“好,既然刷不下去,那我就在帖子里摆事实、讲道理,揭穿发帖之人的险恶用心,免得大家被蛊惑。好嘛,我刚发两个帖子就被版主禁言了。我换了个马甲继续发帖,也是两帖就死。而那些污言秽语、无聊dǐng帖的人却活得一个比一个滋润。要説这里面没有猫腻,你信么?反正我是不信!”

江水源愣了片刻,然后问道:“那论坛上的友对此都怎么看?”

吴梓臣摇摇头:“不好説,因为被版主**、禁言的太多,剩下的都是看热闹、捧臭脚的家伙,根本看不出哪一方更占优势。不过我今早上私下问了几个熟人对此事的看法,大家都觉得此事纯属扯淡!谁不知道老大您的成绩如何?用得着在那种连考什么都不知道的竞赛里作弊吗?”

江水源轻笑道:“这不就结了?知道我的人都不信,不知道我的人就算信了对我影响也不大,我还要应付什么?”

“我觉得老大您还是小心谨慎些为好,那些家伙有备而来,谁知道后面还有什么阴招?而且我们在明,他们在暗,本身就很被动。”吴梓臣説完使劲挥了挥拳头,“哼哼,那些家伙最好从今天就开始烧香拜佛,祈祷他们别被我抓住,否则我一定要让他们尝尝身败名裂是什么滋味!”

江水源正要劝吴梓臣不要胡思乱想,把精力多放diǎn在学习上,就听某人在身后娇喝道:“喂,你们两个男生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干什么?”

“哟,浦大美女,早啊!”吴梓臣就像学了川剧变脸一样,表情瞬间由咬牙切齿切换成满脸堆笑,“正好要找你呢,没想到説曹操曹操就到,您可真是周人之急、济人之贫、扶人之困、解人之苦的及时雨!”

这就叫卤水diǎn豆腐,一物降一物。别看吴梓臣在别人面前张牙舞爪出言不逊,但在江水源和浦潇湘面前却老实得跟绵羊的,尤其是浦潇湘,不仅将他克制得死死的,而且对他从来没有什么好声色。用她的话説,就是“防火防盗防老吴”,在某些事情上输给某个女孩子也就算了,毕竟是女生内部矛盾,可以内部消化,但要输给一个男人那就憋屈了,至少她咽不下这口气。

浦潇湘板着脸冷冷地説道:“有什么事找我?可别又拿鸡毛蒜皮的琐事来烦我,否则你懂的!”

“我懂、我懂,”吴梓臣很狗腿地赔笑道,然后掏出平板电脑递到浦潇湘的面前,“浦大美女你看,有人在学校论坛上黑我们老大,我怀疑背后有黑手!”未完待续。。

铁岭市妇婴医院怎么样
惠州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沈阳治癫痫病的医院
治疗白癜风医院兰州哪好
盐城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