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邪能复兴 第33章 地窖回音

2019-09-13 20:02: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能复兴 第33章 地窖回音

斯特恩和乔蒂分头召集大家撤离,卢克身无长物,只有个装着备用衣物的包裹在伊夫家里。

“有玉米粉的家庭,四十年前解散的商会制作的头巾,没有被发现的粮食盗取,”斯特恩凝重的盯着卢克,“只有伊夫家有这种玉米粉,处于那个年龄的应该是他某位长辈,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卢克。”

“可是……”卢克犹豫着,“我认识伊夫好些天了。”

“也许和他无关,”斯特恩安慰道,“总之你多加小心,如果他在家,就叫上他,如果没有,那就快去快回,我们村口集合!”

“好。”卢克调整着谷地守护者剑鞘的位置,朝伊夫家走去。

整个黑岩村出奇安静,没有在村口挑衅的鸡,也没有犬吠,伊夫没有在家,他的磨盘模型被扔在正厅的餐桌旁,桌子凌乱没有收拾,刀叉和盘碟随意放置,碗里有喝了一半的汤,但是盘子里连面包屑都看不到。桌子旁边落了些东西,卢克走近看,发现是木屑。

难道伊夫放弃磨盘研究,开始转向木匠了。卢克摇头,虽然自己对这方面知之甚少,但直觉告诉他,研究机械这东西不该独自埋头苦干,至少去找相关的人交流,再通过请教先行者来吸取经验。

或许这些事情结束后,回到黑岩村,我可以像他建议一下。卢克这样想。

不对,这木屑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卢克抬头,这上方似乎是克谢尼娅外婆的房间。也许应该再去她房间查看一下,虽然不太礼貌,不过自己只要装作从门外路过就好。

“呼-”轻微的摩擦声从餐桌侧面传来,卢克侧身,磨盘还在那里。

它在转动。

连杆的一端散发着黄绿色的光,粘稠而浓厚。那能量似乎有些熟悉,但卢克确信自己没有在别的地方见过。

不同于奥术转瞬而逝的华丽,这能量持久而恒定,推动着连杆运转。在连杆的带动下,磨盘上下两片石页交错转动,缝隙间不停有玉米粉渗出。

伊夫成功了?可这是怎么做到的?

无论如何,自己应该替他高兴。一时间卢克心中充满喜悦,他只想赶紧拿了行李,找到伊夫向他道喜。

行李不多,就是上楼背上包裹立马下来的事情。

下楼后走到楼梯口,卢克发现地窖的门开着。

那里本来是伊夫家的储藏室,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这样一个结构。如果在佩雷拉达的富裕家庭中,储藏室可能是屋后的仓库,相对来说面积也会比较大。但对于黑岩村的村民来说,单独建个仓库就比较奢侈,而且储藏效果未必比得上地窖。

地窖门应该是被匆匆打开,上面固定闩子用的铁片都被外力弄得有些扭曲。卢克觉得这应该是不小心为之,于是过去准备把门关好。

从地窖门往下看,下面漆黑一片,那有些腐朽的木结构楼梯往下延伸得有些长,最终隐没在模糊的黑暗中。

有摩擦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伊夫,是你吗?”卢克轻呼。

没有回答。

“伊夫,我们在村口集合,男爵可能会召集人马对付我们!”

还是没有回答,但声音停止了。

卢克觉得奇怪,返回正厅拿了餐桌上的烛台点亮,进入地窖。

木梯踩上去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墙上多年前粉刷的漆已经部分剥落,露出块状的暗褐色斑驳,与细微的苔藓混合在一起,散发出腐土特有的气味。斑驳的间隙中有些密密麻麻的小孔,似乎是某种虫子的巢穴,但现在看起来毫无生机,像是经历了一场灭虫活动的洗礼。

卢克把烛台居高,好让光线能够更好地散落到地窖的每一个角落,那些零散的面粉袋,干瘪的玉米袋,空空如也的燕麦袋子,都显示出了这个家庭的困境。

要知道,伊夫家算是黑岩村比较富裕的佃农了。

为了加固地窖,这个空间的四角与正中立着木结构的支柱,简陋不加修饰,是普通的松木。它们的状况比墙壁好不到哪里去,也有些腐朽和发霉。

那个身影蹲在正中的那根支柱前面,侧着身子,姿势有些奇怪。

摩擦声就是从那里传来。

“克谢尼娅女士?”卢克从灰色的睡袍上认出了身影的主人。

外婆没有回答,她的身子一颤一颤,反复在忙碌些什么。直到卢克在此接近到她身后几步开外的距离,老人耳朵一动,猛然转身。

老人双唇紧抿,眼珠泛起暗黄,正如卢克那晚在她的房间见到她。于此同时,她面色红润,神采奕奕,如果不是那些皱纹和花白的头发显示出年纪,卢克甚至觉得眼前的女士正当壮年。

好像没什么不对?习惯了老人一言不发的沉默,卢克下意识没有发问,只是顺便朝松木柱子瞥了一眼。

木桩靠近根部的地方,呈弧度凹陷进去

,卢克确信自己在什么地方看到过类似的痕迹,但就是想不起来,直到低头继续看向地面——那是一堆零散而细碎的木屑。

太熟悉了。

这是啮齿类为了防止门齿无限生长的磨牙行为。

只是一般家鼠咬了凳子脚,也只是小小的一块缺口,而现在这跟木桩,就有着凳子脚相同的遭遇。

卢克抬起头,正好看到克谢尼娅老人紧抿的嘴唇缓缓咧开。

她笑了。

两颗尖锐而窄长的门齿彻底露了出来。浓密的灰毛沿着手腕向她的指尖蔓延,头骨开始向前拉伸,以至于原先看起来慈祥的双眼变得尖细狭长,凶光毕露。

完全体的鼠人,拥有在人与半人半鼠之间切换形态的能力。

卢克急退,谷底守护者长剑出鞘。

克谢尼娅好整以暇,看着卢克摆好姿势,用锐利的嗓音发出了见面之后的第一句话。

“美妙的力量……”指节粗大的修长利爪缓缓握紧,鼠人陶醉其中,“旧的我已经死去。”

“女士,醒醒!”卢克大喝,“这是令人失去理智的变异,我们去找学院的导师,对,他们有办法治愈这种变异。”

鼠人脸上露出玩味的表情。

卢克愣了一下,他的确亲眼见到了导师确认能够治愈学院守卫的场景,只是那个倒霉的家伙受伤还不到半个时辰。卢克又不好收回自己刚说的话,于是只能回答:“是的,我们的导师对异兽有着深刻的研究。”

鼠人嗤发出一声嗤笑。

“不,相信我,一定有办法的,魔法无所不能。”卢克只是个刚入学不久的新生,实在无法对一位之前还是老人的怪物动手,况且她还是伊夫的外婆。

鼠人摇摇头,将手抬起,掌心出现了一团奇特的黄绿色能量,那浓稠流淌的样子,正如楼上伊夫那个能持续运转磨盘上的存在。

这是什么,卢克脑子有些混乱,一时间无法将这些信息理出个头绪。

“神力,”鼠人虔诚道,“我们,拥有神灵。”

神力?就是被光脑统一划入“圣能”的那种能量?难怪那么熟悉。卢克恍然大悟。如果说奥术的能量难以控制,像是飞溅的火花,猛烈但转瞬而逝,那么圣能则如同燃烧的篝火,能够稳定而持续的供应能量。这不正是伊夫追求的东西吗。

“加入我们,就咬一小口。”克谢尼娅的灰毛在烛火的照射下油亮鲜艳,锋利的门牙和爪子反射着金属似的光泽。

“别想了。”卢克说。

鼠人双腿一蹬,身形飞至,地窖夯实的泥地上留下两个深坑。

“叮叮叮!”只是一个照面,卢克的长剑就分别与鼠人的左右爪、门牙各碰撞了一次。没有之前双首蛇高塔中那头鼠人那么强悍,还是能够对付的,卢克稍放心。

只是地窖里实在太黑了,卢克既举着烛台,又要单手使用长剑,非常费力。与没有使用过正规武器的平民所想象的不同,双手剑与单手剑的区别主要不在它们的重量上。

双手剑重心靠前,大约在剑格之前,往剑尖方向的十到十五公分。

单手剑重心更靠近剑柄,大约在剑格前五到七公分。

因为重心不同,所以挥舞起来势能有别,双手剑的劈砍能发挥出更强的威力。

但是从总体重量上计算,两者不会差上太多。

鼠人看出了这点,朝着卢克猛攻几次,迫使他放弃了烛台。

黄铜烛台被扔到地面,那丁点烛火在最后挣扎跳跃了几下后熄灭,地下室陷入黑暗,只有入口处投下来的光微弱可见。

一般人恐怕早已抓瞎,但卢克在学习使用极能后夜视能力大大提高,所以在这种环境下还能勉强支撑。他双手握剑,把剑身往内围快速劈转,加强防守,同时脚步后退,往楼梯撤去。

鼠人嗓子里发出低吼,纵身跃起,沿着支柱窜上,倒挂着四肢飞爬,行走天花板如履平地。

卢克急上楼梯,鼠人却先一步爬至墙角,从天花板借力一跃而下,把他逼了回去。

就地朝后两个侧滚,卢克发现背后就是玉米与面粉袋子。鼠人得势步步紧逼,前爪与门牙三向齐攻,不给卢克喘息的机会。

卢克抄起玉米袋子朝鼠人砸去,被划过的利爪撕开,干瘪的玉米散了一地。

“唰!”借着这次干扰,谷地守护者终于突破利爪的拍挡,落在鼠人的肩上,黑血渗出了灰色的皮毛。

只是鼠人仿佛有着狂战士般的能力,这种非致命伤口反而激发了她的凶性,接下来的攻击完全不顾防御,把卢克压制地手忙脚乱。

毕竟目的是自己不受伤的前提下干掉这怪兽,卢克突然矮身侧滚,鼠人反应异常迅速,立即跟到。

卢克右手抬剑猛刺,侧身回剑时左手前探。

“尝尝这个,女士。”一把面粉从手中散出,落在鼠人脸上。

暗黄色的眼珠顿时失去了光芒,克谢尼娅惨叫一声,往后跌倒。

薏芽健脾凝胶疗程
小孩咳嗽吃什么药管用
小孩健脾胃的药吃什么好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危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