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守护世界的屠龙者 第45章 两代人,同一夜

2020-01-16 21:01: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守护世界的屠龙者 第45章 两代人,同一夜

月牙高悬,繁星满天,这该是个静谧祥和的夜晚,但这片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却并不宁静。

“吼!”一头近五十米长的巨大生物发出一串低吼,声音沉闷悠长。除了空气的振荡,还夹杂着能量的颤动和来自灵魂深处的情感宣泄。居住在这一片的大小生物全都或扑扇着翅膀或连爬带滚拼命向远离这只恐怖怪物的方向逃去,只靠听就知道,这声音的主人绝对处于食物链顶端。

但若有经历过战争的老兵或是了解些动物语言的猎人在此,或许可以听出——这是生命在面临死亡危机却无路可退时的嚎叫,是勇气已失却不得不继续战斗的哀鸣,是强烈求生欲的爆发和聚集力气进行最后一搏的宣言。

它要拼命了。

巨兽的身体上开始冒出蓝紫难辨的烟气,气势也回光返照般疯狂攀升,数根凝聚了毁灭性魔力的触手高高举起,朝着敌人鞭打过去。

但敌人没给它哪怕一丁点怜悯或是尊重,一道明亮细长的厉芒长着眼睛般精准地插过数根触手间的空隙,刁钻无比地击中它魔力防护层上因反击而变得薄弱的位置……刺入它的身体,洞穿它的要害,将它的最后挣扎化为东流。

它耗尽最后一丝生气轰然倒地,压倒几棵长了数十年的林木震得地面都在上下颤动,粗大的触手摊开伸向周围,血液如溪流般从身体各处伤口中涌出向四面八方流淌,从高空俯视下去就像一朵落在水洼里开始腐烂的花。

“血液里似乎有毒。”悬浮在半空中巨兽难以企及高度的男人扇动鼻翼吸了口气,开口说道。“烧了吧,一点渣都别留,谁知道哪个鬼地方来的东西,别带有什么细菌病毒引起瘟疫就麻烦了。”

男人身旁几米远外的绝美女子默默点头,似乎都懒得说话。她抬臂捏了个手势,方圆几里内的魔力元素以她为中心汹涌汇聚而来。一道闪光中,脚下森林瞬间化为人间炼狱,火光冲天,连几十里外都能看见。

当然,其实几十里内都没有人。

惊人的高温灼醒了地上休克将死的巨大生物,它抬起一只触手还想最后碰碰运气,但强大的魔法烈焰顷刻间吞没了它。匪夷所思的高温造成了惊人的化学效应,火海中的一切复杂物质跳过了与氧气反应的燃烧步骤直接被分解,抬起的触手还未发起攻击便化为灰烬变为气态,被热气流吹散消失在火海里……

巨兽的体重是对手的万倍,但双方的强弱比却完全相反,这只足以毁灭城市消灭军团的巨大生物一点风浪都没掀起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存在过。

而它的对手甚至内心毫无波动。

从战斗开始到巨兽倒地不过几分钟,根本谈不上凶险或困难,如有必要,两人中随便一个都可以在瞬间结束战斗。但——如何以最少的力气消灭敌人,如何让战斗引起的破坏最小,如何让这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物不再出现,才是他们要解决的问题。

“今天这玩意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给它起名。说它有触手是章鱼怪吧,章鱼比它可爱多了;说它是来自虚空的恶魔吧,它一点智慧都没有完全就是个畜生。”女人边施法边抱怨,跟着丈夫出来不到一个月,她就切身体会到局面已经恶化到何种程度:“这天杀的魔力潮汐,现在魔力回涌下这个世界就像个四处漏风的破房子,什么东西都能顺着魔力流钻进来闹一闹。”

“是我的错宝贝,怪我当初太心急,没多了解便决定留居于此。”男人温柔地说道:“但现在孩子都已长大,也只能将就了,若此刻设法一走了之,这整个世界都会毁灭在紧跟我们脚步而来的恶魔脚下。”

“你怎么和罗德一个模样,我只是随便一说,你就急着认错了。”女人苦笑:“说到孩子,我待会得给迪特送条信息,让他远离魔力浓郁集中的危险地带……啊,事真多。不废话了,开工吧,当好这破屋子的裱糊匠,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几句话过去,火光已经熄灭,魔法作用范围外的树木甚至没被灼伤,范围内却已经看不见一点冒头的凸出物。仿佛被个巨大的熨斗结结实实压烫了一下,半米厚的土壤被烧成了玻璃状,连地面也微微凹陷——除了呼出的气体扩散到了大气中,异界的闯入者没在这个世界留下任何存在的证据。但完事的两名强者却并不离开,反而开始有目的性地清理战斗地点周围的树木,开辟建造通往外界的道路,以便后续的施工队伍进入。

光杀死闯入者还不够,他们还得堵上此处的空间隔膜漏洞,然后才能放心赶往另一处。

***

“嘿呀,总算下船了,现在你可不晕船了吧。”

小狐狸跳出背包巡视了下房间,又喵喵叫了几声。

“你先去暖床,我去洗个澡。”男孩悄悄把缩物袋藏进怀里,暂时离开了房间。

……

片刻后,罗德洗漱完毕回到房间,那条反魔法项链已经被他悄悄放在袖子里,被窝里已经鼓鼓的躺着个小人,他轻手轻脚走到边上,小心地爬了上去:“别变狐狸哦,我保证不乱动。”

“哼。”小狐女用半床被子裹住自己,往边上挪了挪。娇小的身子有股说不出的味道,细腰小臀,似乎幼稚却又夹含妖娆。小巧的脸儿,翘翘的鼻子,娇媚中有股可人的滋味。亮闪闪的眼睛会说话一般,一下就勾起了少年的冲动。

“来嘛,就抱抱。”少年厚着脸皮扯过被子,又把她搂进怀里,决定今天要果断出击,一招制服对手。

“你……别满脑子交配,老想着欺负我啊!”

“不欺负不欺负。”罗德小心地动着,想把袖管里的项链取到手里。

“那个……今天酒馆里那个男人说东边森林里原来有兽人。”小狐女噘嘴缩起胳膊,弱弱地说,“明天我们去看看好不好,我家就住在一片森林里呢。”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这么老实,少年心中大定,满口答应下来,手臂收紧,又是温香软玉满怀:“这世界可大得很,森林多了去了,没有那么巧的。”

“可那人说了那片森林里原来有兽人嘛,你难道说话不算数?”

“算数算数,亲一口好不好,明天就带你去森林里看看。”

“你……唔。”

罗德把小狐女搂过来亲了口,趁这机会终于把袖管里的项链取到手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它环到女孩颈脖里。

“咦?你做什么——”男孩身手本就敏捷,早有预谋之下动作更是快如闪电,小狐女还处在忍着不乐意被强亲一下的状态中,脖子里已是一凉,等到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把项链上的小机关都收紧,她还没弄清楚情况,体内魔力已是一窒,被断了后路。

“嘿嘿,这回你跑不了吧。”这么轻易就成功得手,罗德窃喜之下立马开始胡来,双手探入女孩衣内开始随意摸索,尽向着敏感私密之处攻去。

“嗳呀……你刚说不欺负我!”银儿如受惊的虾儿一般弹了一下,体内的魔力已经被搅得难以掌控,显然是无法变形,扭转身来拼命推开他:“求你了,我还小,还不能那个呢。”

对方带着哭音的求饶丝毫打动不了罗德,两人相处已有数月,彼此早已熟稔无比。小狐女古灵精怪,贪玩又喜欢装模作样演戏的性子他一清二楚,此刻这般模样必然又是装出来的,他根本不会当真。

“快,把衣裳脱了……”罗德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低喘道,不待回答,已将女孩身上的衣衫撩起,露出雪腻平坦的肚皮,微微凸起的髋骨把内裤两侧支起,在布料和小腹之间形成一道妙曼的缝隙,让他更加心跳加速:“你身上穿得都是我买的,现在我要拿回去。”

“不要不要,你给我穿就是送给我了!”小狐女拽住衣角拼命往下拉,死死夹着大腿不肯就范。

“你都是我的,送给你的东西也还是我的!”肌肤间的磨蹭销魂无比,男孩只觉这样与女孩较劲也颇有意思,却忘了自己力气极大,混乱中根本分不清对方是欲拒还迎还是真的反抗。

小狐人的防线很快崩溃,于是扭身抱紧被子掩住身体正面,叫嚷中哭音越来越重,她此刻是真的孤立无援,就算大声呼救听到者也绝不会来帮她,只怕还会兴致勃勃地听着这场好戏。

罗德只觉即将得手,心满意足地从背后顶住银儿,一手插进她与被子之间,一手下溜,很快侵入裤中来到对方两条粉腿之间,指尖触到一处柔嫩沟隙。

女孩顿觉力气如泄气般流失,失声嘤咛,颤抖着就要放弃挣扎。

“来嘛,别怕,很舒服的。”男孩邪恶地说道,但小狐人忽然低头,在他搂住自己肩膀的手臂上,狠咬了一口!

再慵懒不锻炼的人也要吃饭的,所以下颚的力量绝不会小……这全力一咬效果惊人,这回轮到罗德被捅了一刀似地跳起来,盘坐在床上查看自己被咬的地方。

他洗完澡把母亲给的那件魔化巨蛛丝护身内衣脱了,这一口之下小狐女尖尖的牙齿直接到肉,饶是他皮肉柔韧也被咬出一道深深的印子,可以看见牙印里破裂的毛细血管的颜色,伤口传来火辣辣的痛。

小狐女趁此机会抱着被子缩到床角,害怕地看着罗德。她这一咬也是脑子发热之下的本能反应,要是眼前这自己的“主人”勃然大怒就要惩罚教训自己,她也只能乖乖投降就范了……狐人并没有什么贞操清白的伦理观念,她只是怕疼而已,要是因为怕疼反抗而吃一顿打,那岂非得不偿失?

“你咬我。”罗德此刻更是一头雾水:都说狐人性淫,最擅长以色侍人,到底是传言不属实,还是自己买了一只假的狐人?他此生仅和一个女人发生过亲密关系,完全搞不懂——为什么在凯瑟琳那里是那么自然且愉悦的事情,到银儿这里就跟要她性命一样,三番两次都没法得手?

“对不起,可你……别打我。”小狐人躲在被子后只探出头,瑟瑟发抖一脸惊恐地盯着他,要是发现他发怒或是摸向控制自己颈环的手镯,她就……只能投降了。

“算了算了。”对方的神情不似作伪,罗德揉了揉胳膊,伤处的疼痛渐渐淡去,一腔欲念却早飞到了天边去:“不闹你了,睡觉睡觉。”

“你别过来!”银儿见他作势要去拉被子,赶紧又往后缩了缩,双手却急急地摸索着脖子里的反魔法项链,项链上没有锁,已经看着罗德解过一回的她很快就找出正确方法。拿下项链,变成狐狸,她从床那头那越过栏杆跳下,跑到椅子里缩成一团紧张地盯着他。

罗德在床上呆了会,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自己的问题还是兽人和人类有什么不一样,挠了挠头,拉过被子睡了下去。

……

这一睡便出事了。

——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的地址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治疗医院安阳哪家好
赣州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河北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