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文圣天下 第五十一章 石灰辨黑白!

2020-01-16 19:21: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文圣天下 第五十一章 石灰辨黑白!

清白圣石!

苏文的这四个字一出,举座皆惊。孙丁山的脚步停下了,严子安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严五爷的紫袍衣袂停在了半空当中,就连皓马也猛地抬起头,眼中满是震撼之色。

“你……你説什么……?”孙丁山觉得喉咙有些干,藏在袖中的手指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人族十国于数十年前合创圣裁院,为的便是制裁敢于挑战圣律权威的文人学子,以证任何文位皆不可凌驾于圣律之上!

一城之圣裁院有实力堪比侍读的院长镇守,一州之圣裁院执牛耳者为院君,文位及翰林,每一国再设国之圣裁院,执掌者尊称院,由大学士担任!

除非你的文位已经突破半圣,否则任你逃到天涯海角,也会遭受圣裁院无休无止的追捕!

然,圣裁院虽以圣之名行制裁审判之责,也并非绝对公正,数十年来所造成的冤假错案并不在少数,其中最轰动的案子,便是当年澜国学士于谦,因得罪了澜国圣裁院的院,而被冤入狱,未经堂审,直接判予绞杀!

行刑当日,于谦学士于绞刑台吟作一石灰吟,引紫色才气从天而降,冤动天地,唤圣者亲临,为其昭雪!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时至今日,于谦已经位及大学士,任澜国圣裁院院,而他当年所作的石灰吟,则对圣裁院产生了更为深远的影响。

因感圣裁院权柄太重,极易造成冤案错案,而身负冤屈之学子难以为己申辩,故圣域特在圣律中补上一条,每一名文人学士,若遇圣裁院追捕,不论在何时何地,均可进行自辩,以证清白!

而自辩的判定准则,却不是由圣裁院来认定,而是由锻圣唐岩所铸的清白圣石进行裁决!

正是因为读石灰吟有所悟,锻圣唐岩以石灰石为主料,加之如鬼斧神工般的锻造技巧,再以自身才气灌注其内,经百日锤炼,终成能分黑白,辨曲直之圣器,谓之,清白圣石!

然而,使用清白圣石也是有极大风险的,毕竟这是圣者遗物,其内所包含的才气太过雄厚澎湃,一个不好,就会反噬其主,造成不可逆转的文海伤害!通常在御书之下的文人,在不是绝境之下,都鲜有主动请出清白圣石的先例!

或许这也是圣言大6的生存法则之一,没有足够的实力,便连相对的公平也无法获得!

所以在听到苏文要恭请清白圣石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震撼,难道苏文这是要以死证清白吗!

到了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相信,苏文是被人诬陷的了,否则他怎么敢説出这样的话?他怎么敢请出清白圣石以自辩!

孙丁山眼角轻轻抽搐着,他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被闹到了这个地步!

他身为州府圣裁院执事十数年,虽然每次都会给犯人自辩的机会,却从来没有人敢真的要求自辩,毕竟那些人所犯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是被抓进了圣裁院,也dǐng多被略施小惩而已,或是罚钱,或是羁押数日,出来后照样有文位傍身,可一旦请圣石失败,便直接会变成废人一个!

就算其中真的有一些冤假错案,那些文人学子也只能认栽,毕竟谁也不敢挑战圣裁院的权威,就算是吃了亏,也只能就这么忍了。

原本孙丁山以为苏文也是这样的人,对方只不过是一个刚刚晋升到文生的读书人,珍惜还来不及,又哪里敢跟圣裁院作对?

所以孙丁山在接到侄子孙虎的请求后,并没有太多的犹豫,便带着人来了,为的只是要给苏文一个教训而已,让他知道,在州府,有些人是不能招惹的。

在刚才,孙丁山已经从苏文的强硬态度中,感到此人不好对付,但他仍旧低估了苏文,他没有想到,苏文为了证明自身清白,竟然刚烈至此!

难道那虚无缥缈的文名,比文位还要来得重要吗!若是因为请圣石,而导致文海被废,失去了文位,所谓文名又有什么用!

这一刻,孙丁山哪里还有之前的耀武扬威?他直感到自己的整个后背都被冷汗打湿了,他知道,无论今天最后的结果如何,自己逼得一位文人请清白圣石自辩,自己都已经彻底完了,説不定之后圣裁院还会彻查此事,别説官位能不能保住,就连他的性命也可能因此而断送!

念及此处,孙丁山眼中杀机毕露,转头看向旁边的严子安,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此人搞出来的!

严子安也有些懵,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一旁孙丁山已经杀他的心都有了,他同样想不明白,苏文为什么一定要走到这一步?

但随即,严子安突然觉察到,这不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吗?如果苏文只是进了圣裁院,以他刚刚所拿出的账本作为证据,圣裁院根本不能拿他怎么样,如果苏文借此难的话,虽然事后倒也不至于查到自己头上,但终归也是个麻烦事。

而现在反而好了,若是苏文因为请圣石而被废掉文海,那自己的目的不就达到了吗!

想到这里,严子安的双眼慢慢亮了起来,他笑着开口道:“请圣石?苏文,我看你只是在虚张声势吧!难道你以为孙大人真的不敢让你这么做吗?若是一会儿清白圣石也无法证你无污,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説!”

孙丁山在一旁,神情大变,当下厉喝道:“圣裁院办事,闲杂人等不得插嘴!”

严子安眼中流光急转,他知道,这样的煽风diǎn火是肯定骗不过孙丁山的,不过无所谓,该説的他已经説了,此时的孙丁山才是真正的骑虎难下,他不相信,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孙丁山难道还能自打嘴巴?

谁料,相比起自己的脸面来,孙丁山显然更在乎自己的性命,所以他轻咳了一声,对苏文説道:“苏文,我必须要提醒你,清白圣石其中所蕴含的才气是你所不能承受的,所以我看自辩还是算了吧,我也是为你好。”

苏文笑了笑,也不説话。

见状,孙丁山心中恼火,却又不得不和颜悦色地再劝道:“我看今日都是误会,想必是有小人从中作祟,我们万不能遂了他们的意,得不偿失啊!”

孙丁山这番话一出,顿时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听出来,孙丁山竟然服软了!

圣裁院中之人,何时曾向一名小小的文生服过软?更别説孙丁山乃是堂堂州府圣裁院的执事!从来都是孙丁山説一不二,嚣张跋扈的份儿,什么时候这种情况竟然颠倒过来了!

苏文拱了拱手,笑道:“孙大人的好意,学生心领了,不过今日这事,断不能就这么算了。”

孙丁山脸色一僵,苏文这是坐地起价啊!他已经低头了,难不成对方真要赶尽杀绝,以命换命吗?他们二人又没有什么血海深仇,他也不过是遭人利用,被拿来当枪使了啊!

“不知道苏公子想怎么样?”硬着头皮,孙丁山还是问出了这句话,而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将苏文称为了“苏公子”。

苏文笑意不减,diǎn头道:“我的要求很简单,刚才便已经説过了,我要请出清白圣石!”

话音落下,孙丁山整个人已经快要崩溃了,怎么这个苏文油盐不进到了这种程度!自己好话歹话都已经説尽了,对方怎么还不明白了,难道就不能当做什么也没有生过,就这么算了吗!

倒是一旁的严子安心中越兴奋起来,原本孙丁山服软,还让严子安颇为遗憾,以为今日这事就这么了结了,没想到,事情居然还有转机!

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苏文竟还揪着孙丁山不放,这简直就是给了严子安额外的惊喜啊!

但很快,严子安脸上的喜意,便因为苏文的一句话而冻结了。

“不过我希望,严公子能够与我一起以圣石证清白,否则,我便认定,今日陷我林花居于恶名的背后主使,便是你!”

苏文的声音很轻,落在众人耳中,却仿若战擂!

皓马站在林花居的铺子门口,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苏文一直沉默至今,为什么在面对圣裁院的时候如此强硬,为什么在明明孙丁山服软的情况下仍旧半步不退。

从一开始,苏文的目标,便是严子安!

他知道这一切的幕后主使是严子安,但严子安迟迟未能露面,他知道毁掉黄小娥容貌的真凶是严子安,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找不到任何证据,他知道圣裁院是严子安的后手,但他却无法将严子安告上圣堂。

所以苏文决定以清白圣石自辩,为的,便是借由圣石之威,废掉严子安!

这一切,不仅仅是因为苏文被严子安所陷害,更是为了他对黄小娥的一声承诺。

“不论是谁因我而将你害成这样,我都不会放过他们!”

宜春市第五人民医院
瑞安市塘下人民医院
长沙治疗龟头炎方法
江门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威海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