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京法巡回讲堂看似简单的外观设计专利审查

2019-08-16 18:54: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7月1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第一庭法官芮松艳一行来到丰台区专利大厦,为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专利审查协作北京中心的审查员,作了题为《外观设计案件的审理思路》的讲座。

芮松艳结合苹果手机外观设计无效案件,阐述了外观设计专利确权案件及侵权案件的判断主体、判断原则和判断步骤。此外,她还对外观设计专利、立体商标及实用艺术品进行了比较分析,指出了在不同的权利类型下,针对同样的立体产品,其审查标准和保护力度上的差异。

为什么误购可能性是专利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新颖性条款)的判断原则?

在外观设计实质相同的判断中,整体规则虽是基本原则,但仅依据整体规则仍然无法根本解决实质相同的判断标准问题。审查员或法官仍需要进一步的规则以判断两外观设计在整体上达到何种程度方可被认定构成实质相同。外观设计的授权目的不在于赋予权利人自用的权利,而在于给予权利人禁止他人未经许可使用的权利,因此授权标准与侵权标准之间具有密切的联系。市场环境下对权利人利益产生主要影响的是购买行为,排除品牌及功能性设计特征等其他因素,如果消费者将诉争设计产品误以为是在先设计产品进行了购买,则说明诉争设计基于在先设计获得了利益,这一情形显然并非是法律所倡导的。

为什么专利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创造性条款)的判断主体为普通设计者?其与《专利审查指南》中规定的一般消费者有何不同?

创造性条款是2009年专利法修改后的新增条款,之所以新增该条款,是为了解决外观设计专利授权标准偏低的问题,强调更高的智力劳动高度。外观设计中所蕴含智力劳动的程度是由设计者,而非消费者决定,因此,该条款应以产品的普通设计者为判断主体,这也与立法机关对该条款的 创造性 定位亦相契合。《专利审查指南》虽将一般消费者作为专利法第二十三条第一、二款的判断主体,但该 一般消费者 实际上既具有消费者特征(对外观设计产品之间在形状、图案以及色彩上的区别具有一定的分辨力,但不会注意到产品的形状、图案以及色彩的微小变化),亦具有设计者的特征(对诉争外观设计申请日之前相同种类或者相近种类产品的外观设计及其常用设计手法具有常识性的了解)。因此,将《专利审查指南》现有规定中有关消费者能力的规定对应适用于第一款新颖性的判断主体,而将有关设计者能力的规定对应适用于第二款创造性的判断主体,不仅与上述两条款的制度价值更为契合,客观上亦会与《专利审查指南》中有关专利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判断方法的规定更为一致。

为什么对于相同设计特征中的惯常设计需要排除而对不同设计特征中的惯常设计需要考虑?

对于前者,因为目前产品的外观设计多数是对已有产品的改进,该类产品在发展过程中已经形成了一些基础设计,产品的购买者对于此类基础设计必然非常熟悉,其并不会仅仅因为采用同样的基础设计而产生误认误购,故不具有考虑的必要。而对于后者,同一类产品往往会存在多种惯常设计,不同样式的惯常设计之间可能差别较大,而惯常设计特征之间的差别当然会影响消费者的购买行为,因此,对不同设计特征中的惯常设计需要考虑。

什么是功能性设计特征?功能性设计特征应当如何判断?

如果某一设计特征是实现特定功能的唯一选择或者极为有限的选择之一,采用其他设计特征将会导致功能发生相应变化,则该设计特征属于功能性设计特征。功能性设计特征的确定需要结合相应证据。通常情况下,如果某一设计特征系对强制性标准的执行、或者两设计特征之间具有配合关系、或者该类产品在最终使用状态下无法看到、或者该类产品属于工具类或仪器类产品,均可推定其相应设计特征属于功能性特征。但这一认定可以被反证推翻。

影响设计空间的因素都有哪些?设计空间的大小应当如何判断?

设计空间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包括功能因素,现有设计的拥挤程度,消费者的接受程度等。其中,现有设计的拥挤程度对设计空间的影响主要体现在,现有设计越多,则在后设计者的设计空间越小。反之,则设计空间较大。

讲座结束后,芮松艳法官还与参会人员进行了充分的交流,细致的回答了提出的问题。

此次讲座作为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京法巡回讲堂之京知讲堂 系列活动之一,旨在进一步落实市高院关于开展 京法巡回讲堂 的活动部署,拓展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主题教育活动的内容和意识。通过开展讲座、组织座谈交流等方式,提升专利审查水平,促进标准执行一致,共同为知识产权事业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癫痫发作的急救护理措施
辅助生殖技术
为什么性兴奋会呈现睾丸胀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