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史上最强师兄 529.堵了个正着

2020-01-16 23:23: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529.堵了个正着

燕赵歌目光扫视深谷四周,就见有一个方向上的谷口,完全塌方。

自那里,仿佛有山洪爆发的痕迹,横扫谷底,带来巨大的破坏力,将谷底的人埋葬。

那并非简单的洪水,而是仿佛星流光泉喷洒一般,但比泉眼要猛烈的多,星光化为洪水,湮灭面前的一切存在。

燕赵歌低下头看了看,此刻谷底的几具尸首,在星光轰击下,都已经成了断肢残骸,遍体凌伤。

不过以燕赵歌的眼力,还是能看出,其中两人,并非死在星光之下,而是遭受星光冲击前,便已经被人杀死。

其中一个,便是眼前这受灵兵保护,尸身得以保全的青年。

他胸口那七道剑痕,燕赵歌第一眼看到,就大致认出是七星剑的手笔。

有这么一场星光洪水的冲洗,基本上绝了他人伪造伤痕的可能。

“石钧动的手吗?”燕赵歌精神先是一振,石钧之前可能之前就在这里,却被这些血龙派武者抢先一步找到。

双方爆发战斗,石钧杀死两人,但是寡不敌众。

或者是石钧自己事先安排好的机关,或许是众人交手无意中引发了星光大潮。

石钧借助星光大潮的掩护成功突围,而这里的血龙派武者则遭了秧,被大潮吞没。

又认真检查一遍,这里应该没有石钧的尸身后,燕赵歌心情轻松许多。

此地痕迹,显示这一切都是在不久之前发生,而手中玉质短剑也表示自己距离石钧不远,继续追踪,相信可以很快寻到石钧。

不过……

燕赵歌神情有些古怪的看了那个胸口留下七道剑痕的青年。

死在石钧手上,看他年岁也不大,应该修为多半只是宗师境界的武者,而且应该没到先天之境。

不到先天之境,却有一件下品灵兵随身,此人的身份必然不同凡响。

燕赵歌已经清楚,沧海大世界的炼器水平,大致同八极大世界整体水平相若。

即便是血龙派这样的大宗门,修为不到先天之境的武者,却有灵兵在手,也属于特例。

要么自己福泽深厚,机缘之下在外获得,要么就是家庭出身不一般。

燕赵歌盯着这个青年看了一眼,心中暗道:“……应该没那么巧吧?”

轻轻拍了拍脑门,燕赵歌嘴角一勾:“如果这就是那年伟的话,现在这局势,应该不会放他随便乱跑,就算他要亲自找钧儿和沈莹,身边也会有血龙派高手跟着才对。”

“刚才那地方,大宗师还是能退出去的,如此一来,血龙派在外面的人,可能也获知这里的存在了。”

正思索间,燕赵歌身旁的北冥分身目光微微一闪。

燕赵歌与之心意相通:“有人从入口进入这方异域空间?而且,修为……很高!”

下一刻,燕赵歌本人也能感觉到异域空间入口那里剧烈震荡。

对方的动作奔放至极,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直接凭力量强行撕裂入口处挡道的紫色云烟,闯了进来。

来人速度如飞,很快便到了深谷谷口。

燕赵歌撇撇嘴,抬头望去,就见一个银发老者正虎视眈眈向下望来。

看清那地上青年的尸身,这银发老者顿时发出一声悲痛至极的怒吼,双眼瞬间血红。

燕赵歌感受着银发老者身上流露出来的强大气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年琛?”

血龙派,历代掌握圣兵九龙指的高手,会自己断去左手大拇指。

燕赵歌视线落在那老者的左手上,就见这只手掌赫然只有四根手指,少了大拇指。

他咂摸了一下嘴唇:“还真是。”

年琛死死盯着燕赵歌,显得怒不可遏,一字一顿说道:“你就是……燕赵歌?”

这位血龙派太上长老刚刚出关不久,此前一直闭关潜修不问世事,最近才因为石钧、沈莹、年伟三人的事情出关。

出关之后,他全部心思全都放在搜索石钧的下落上。

燕赵歌现在的名头实在响亮,门人自然会向年琛禀报燕赵歌的事迹和经历。

但年琛一向骄横惯了,此刻更因为年伟之死而怒火直冲头顶,骤然发出一声龙吟,身上道道血光飞出。

越是愤怒,年琛反而不轻敌,哪怕北冥分身安静站在燕赵歌身旁,仿佛雕像一样,年琛也注意到其存在。

道道血光,在半空中化作条条血龙,然后凝结成一个巨大的光影。

这光影龙首人身,生着独臂,一只巨大的手爪上,分明生着九根指爪。

燕赵歌平静看着年琛,嗤笑一声:“我动手的话,一个宗师武者还能留下尸体?你该不会以为一件下品灵兵能保护他吧?”

年琛伸出双手,九根手指上齐齐亮起光芒,显化九根赤红如血,闪动金光的尖锐指套。

戴着指套,年琛双手便仿佛龙之利爪。

他此刻脸上怒容收敛,一腔怒火尽数化为冷酷:“那七道剑痕,是那姓石的小畜生的手笔!”

“但不是你动的手,也必然和你有关系!”

年琛身旁,这时出现其他血龙派武者,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器宇不凡,一身修为赫然达到元符后期大宗师的境界。

他看见谷底年伟等人的尸首,目光中闪过痛色,和浓浓的担忧。

燕赵歌看了一眼,认出这个中年男子正是失踪的沈莹之父,血龙派现任掌门沈士成。

沈士成既痛惜门下弟子陨落,又担忧自己的女儿。

他看着燕赵歌,沉声说道:“燕赵歌燕公子,大名近日如雷贯耳,沈某是真不希望在这里见到你。”

“你若是留在长离山也就罢了,你既然来到这里,就说明你和那石钧,必然有关!”沈士成徐徐摇头:“石钧师徒,来历神秘,你也是如此。”

“你说你找长离山,这很平常,但那石钧师徒也不过客居长离山,并非长离山门下,长离山门人帮他们师徒出头可以理解,同为客人的你,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沈士成沉声问道:“燕公子素来光明磊落,该不会说这一切都是巧合吧?又或者,你想要否认,我师侄年伟身上的剑痕,并非那石钧所为?”(未完待续。)

盐城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京山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白癜风治疗大连哪家医院好
宁波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宁夏市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