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暗影猎手 章一百二十三:演戏(二)

2020-01-16 16:57: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暗影猎手 章一百二十三:演戏(二)

骨酥翼龙静静听完辛武的叙述,震惊的眼眸望着糖多,犹豫不决,

“这……行得通吗,”

“相信我,”辛武吐出长长的浊气,

“为什么你总是给人一种天下无敌的感觉,”

辛武摇了摇头,宝石般的眼眸如同广袤的天空一样澄澈高远:“我并不是天下无敌,但为了有些人,我将变得所向披靡,”

骨酥翼龙扬起的头突然往后一缩,触手做成大拇指的形状,赞许地道:“三个字:牛掰,”

这明明是两个字,

眉目拧成一条黑线的辛武寻求骨酥翼龙的帮助:“虽然糖多会受些委屈,但并沒有什么危险,能帮我吗,”

骨酥翼龙郑重点头,悠远的语气充满着感慨:“它一旦对你失望,自然会回到我的身边,

我并不反对它外出冒险,只是想等它再大一点的时候,

小孩子总是贪玩,还不怎么懂得为人父母的担忧,”

辛武俯下身,望着糖多,目光复杂,

他即将和糖多分开了,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见面,

他走出雨幕,利用源晶骨的光芒在黑暗中寻找,

“你去哪,你需要休息,”骨酥翼龙伸出触手想阻止辛武,

“是的,我需要休息,但现在还不行,”

辛武拒绝挣脱骨酥翼龙的触手,朝着周围骑兽的尸体缓缓靠近,

他找到一头身长十几米的沙蛇蜥,割下一大块鲜肉,利用空蝉挖出它的内脏,

沙蛇蜥肉嫩汁多,煮出的汤味道鲜美富有营养,

辛武紧接着割下一头象牙猪腹部的油脂和大块鲜美的牦牛肉,刮掉上面的毛发,返回原地,

“你饿了,”

“嗯,”辛武点点头:“糖多最喜欢我做的食物,”

他从納戒中掏出燃火石,油脂在潮湿的地面徐徐燃烧,用空蝉贯穿牦牛肉,骨酥翼龙伸出触手握住剑柄,徐徐翻转,

“你竟然随身携带厨具,”骨酥翼龙看见辛武将蛇肉放入铁炉中,盛满水准备蒸煮的熟练样子,连连赞叹:“你是不是连针线活也会,”

“这个真会,”辛武尴尬摸了摸头,再次走进雨幕中,

他不知道断兵给他吃的是什么药丸,但药效确实不错,止疼提神,像是吗啡冰丸之类的毒品,

“你又去哪里,真的会死的,”骨酥翼龙话还沒说完,辛武已经消失在夜幕中,

“草,这小子经过这多次战斗都不死,要是死在雨中那可就有意思,”

它对不听劝解的辛武十分不满,只得说说反话解气,

……

木头般的嘉文双膝跪地,仰躺的脸庞发出断断续续的笑声,

笑声从绵绵细雨变成倾盆大雨,越发急促,越发响亮,最后却转化为琵琶低沉的哀怨,

他的声音是有情绪,就像一条愤怒而又湍急的河流,冲刷着石头,肆虐着平原,最后却只能无奈地流入山谷的缝隙,

辉煌过,强大过,却只能在狭小的山缝间度过,

“我不甘,我不甘,”嘉文突然对天咆哮,即使指甲陷入掌肉,他也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雨水冲刷着它胸前的金龙,褶皱的皮肤与污秽的血液令本來精神奕奕的龙纹此刻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萎靡不振,

“其实,事情也沒到那么绝望的地步不是吗,”

黑暗中突然传來熟悉的声音,嘉文抬起头,隐约看见一个摇晃的单薄身影怔怔地望着自己,

“至少你还活着,”黑暗的身影又补上一句,

“辛武,,”嘉文一愣,随后疯笑,双手突然伸出,掐向辛武的脖颈,

“杀我能解决一切吗,”辛武出人意料地并沒有闪躲,

嘉文现在比他还弱,他本可以轻松避开嘉文的手,然后打的后者满地找牙,

掐住辛武脖颈的嘉文恶毒而怨:“但至少能解气,我沒想到你窜通诺克來陷害我,

我还一直如此器重你,”

“你要的是解气吗,”辛武冷冷地推开嘉文的双手,蹲下來,捧着后者的脸庞,露出饿狼一般的凶狠眼神,大声质问:“告诉我,你要的是解气吗,”

雨水哗啦啦地流下,如同无数从九天上落下的珍珠,

溅落的声音,流动的声音,砂石摩擦的声音齐齐灌入嘉文的脑海,

然后停留在心底的声音只有这一句:你要的是解气吗,

嘉文再次颓然地垂下手臂,哀怨的眼神如同死灰,

“你也想和诺克一样想看我哭,想看我摇尾乞怜吗,”

嘉文抱头,不断疯笑:“恭喜你,你比他幸运,你看到了,”

一会疯一会笑的嘉文像个精神失措的傻子,一会儿喃喃自语,一会儿又沉默如金,

辛武摇了摇头,站起身:“我有救出你妹妹的主意,也有让你复仇的计划,但现在的你听不下去,

什么时候冷静了,再來骨酥翼龙所在的地方找我吧,”

他在嘉文抖动的眼球中缓缓离开,单薄的背影化成一点,落在嘉文的眉间,

救出妹妹,,

他神色痴迷,梦呓重复,

……

辛武将衣服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站在火堆前不断地搓着手,

火焰温暖而又明亮,辛武突然想起來亚索的拥抱,在他被父母抛弃每晚做噩梦的时候,

亚索都会抱着他,给他讲自己曾经冒险的故事,

“在生命中留下辉煌,在辉煌后陨落,这是猎手的一生,

在生命中留下辉煌,在辉煌后创造更大的辉煌,辛武,这应该是你的一生,

所以在十五六岁的年纪,当别人在谈情说爱的时候,当别人抱枕而眠的时候,你要去经受烈火的焚烧,去历经霜雪的刺骨,”

辛武再一次想起亚索的话语,望着徐徐燃烧的火焰沉吟:老头,你一定遇到过我这样艰难的情况,你是怎样挺过去的呢,

“你去干啥呢,”骨酥翼龙打断辛武的思绪,金黄流油的牦牛肉散发出让人口水直流的香气,昏迷的糖多撅了撅嘴,睡得非常安详,

“谈判,”

“跟谁谈判啊,”

“嘉文,”

“结果如何,”

辛武摊开手,表示无奈,

“结果还可以,”火堆前突然出现嘉文的身影,

雨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从他全身各处留下,但他的眼神中已经沒有刚才的彷徨与哀怨,

火焰在他的眼中燃烧,如同初早升起的太阳,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迅速,”辛武拍了拍旁边的地面,示意嘉文坐下,

“你还敢來这里,”骨酥翼龙勃然大怒,这个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刺伤了自己源生树的男人可真大胆,

它挥动触手,突袭而至,

辛武一脚将嘉文顶的往后退,触手鞭打在地上,划出一条沟壑,

“小鬼,我帮你这么多,别得寸进尺啦,他和星矢可是一丘之貉,”

脾气上來的骨酥翼龙眼中燃烧着怒火,杀气令人汗毛倒竖,

“广漠王,星矢在算计你,也在算计他,

你们不过是棋局对弈的不同方,你突然攻击他的城池,他当然要反抗,

再说,你将拥有龙血的天龙人都击败了,应该高兴,怎么反而动怒呢,

让糖多安静睡下吧,不要让它醒來就看见你杀戮的样子,

杀一个已经沒有战力的人,想必也有损你王者的尊严,”

辛武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分析局势,拍拍马屁,又利用糖多打感情牌,骨酥翼龙听完之后内心却是舒服许多,

“懒得理你,就你会说,”它狠狠瞪了一眼斑点小的嘉文和辛武,别过头闭上眼睛睡觉,

无论它多么虚弱,一根触手就能压死两人,但既然做了好人,就做到底吧,这个小子的人情也许以后用得少,

“不愧是王,真深明大义,”辛武同样伸出大拇指:“三个字,牛掰,”

……

“你说有营救我妹妹的方法,是真是假,”嘉文毫不含糊,直奔主題,

他感受不到火焰的温暖,也感受不到食物的香气,他所有的精力全部集中在辛武的身上,

“真,”辛武肯定点头:“不过在说我的计划之前,我必须先问你几个问題,

这是一场精心策动的阴谋,里面存在许多疑点,你需要了解,我也需要明白,”

嘉文靠近火堆,温暖能够使他安静下來,带有情绪做出的决定并不可靠,

“你认为我是诺克的人,”辛武率先开口,油脂疯狂溢出,火焰如同一朵烟花绚烂绽放,

沉寂的气氛似乎被再次点燃,四周充斥着剑拔弩张的气氛,

诺克就像一道悬崖,是横在两人心间的埂,

“不是吗,”嘉文盯着辛武,蒸腾的火焰也无法蒸腾他眼神中充斥的寒意,

“你的理由,”

“你和我一样,同为天逆计划的实验体,为帝国效力很正常,”

嘉文撕开胸前的金色内衣,露出明晃晃的龙纹,

“万蛇在你眼中有可能会背叛神器一族吗,”辛武并不惊讶,躲在暗处的时候他已经见识过嘉文胸前的龙纹,

嘉文略一沉吟,肯定地道:“不会,他很忠诚,”

“那为什么忠诚的万蛇会如此信任我,我不是和你一样,实为天龙人效力的间谍吗,”

辛武盯着嘉文,森然反问,

重庆三峡中心医院儿童分院怎么样
城阳区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成都哪家医院最好
昆明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治疗癫痫病温州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