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88岁老人曾当一年八路因跑得快被选为机枪

2019-07-07 16:25: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88岁老人曾当一年八路 因跑得快被选为机枪手:我的帅管家中文版

摘要:   ▲平北是康玉先参加战争时的主战场,到平北抗日纪念馆去参观是他多年的心愿。在延庆县民政局的帮助下,已7年没出过远门的康玉先终于如愿。看到张家口抗日战争雕塑群区里再现的战争情景,老人陷入了深深的回忆。我的帅管家中文版最新动态及资讯。

提到慈禧,总会让人想到她祸国殃民的政治角色,其实,从健康角度来说,她还是位“养生专家”。年轻时,她就是位美人,即使人到晚年,仍然肌肤白嫩,容颜未老。这都得益于她独创的“养颜术”。  慈禧对中医中

▲平北是康玉先参加战争时的主战场,到平北抗日纪念馆去参观是他多年的心愿。在延庆县民政局的帮助下,已7年没出过远门的康玉先终于如愿。看到张家口抗日战争雕塑群区里再现的战争情景,老人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就是因为在张家口战斗中负伤,他才含泪告别沙场。

1944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延庆县井庄镇井庄村康家院里闪进一个当兵的身影。这个消瘦的身影进了屋,一句话没说,就趴在碗柜上抽泣起来。闻声出来的老父亲和大哥,站在一边默默看着。一个钟头后,当兵的走出家门,消失在夜色中。

这个当兵的就是今年88岁的康玉先老人。1944年至1945年的夏天,他当了整整一年八路军,出生入死打鬼子。

聊起战斗生活,老人情绪稳定。但当问起,您在家附近打仗,回过家没有?老人的情感瞬间爆发,泪如泉涌。“那时候当兵的,活着回来的少。我就回过一次家,哭了一个钟头,一句话没说,就走了。”当年的委屈犹在心间。

子弹就是从腿底下穿过来的”,老人用手比划着。抗战中康玉先双腿都被子弹贯通,过去70年了,还能看到伤痕。  1944年7月,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王亢领导的老十团到村里征兵,因为家里兄弟多,按人头摊,康玉先必须入伍。17岁的他身材魁梧,扛得动21斤重的机枪,跑得还快,被选为机枪手。

因为跑得快,康玉先立过大功。

打牛栏山时,城门跟前有个炮楼,枪眼里的火力很猛,队伍打了半天靠不上去,打不掉炮楼就进不去据点。“我小,腿儿快,就让我去。我噌一下就跑到跟前,把炸药扔到枪眼里,把炮楼炸了。”说起这段,老人很自豪。

但作为机枪手,康玉先却从没打过靶。“哪有那么多子弹!子弹都是现得,打来多少分多少,一杆枪多不过10发。一人还有5个手榴弹,远处用不着,到跟前才用。”

武器严重不足,战士们经常要设埋伏,把鬼子引到近处,关门打狗,有时是肉搏战。

战斗,并不是最苦的事儿,最苦的是饿肚子。

康玉先回忆起当兵时回家探亲的情景,忍不住老泪纵横。那时,父子俩一见面,都说不出一句话,只有忍不住的泪水。  “有一次日本兵追了我们半个月,他们在大道上走,我们在山梁上跑。每天每个人只有四两黑豆饼,生的,原先是喂马吃的。”到最后黑豆饼也没得吃了,饿得吃泥。“睡觉的时候头朝下趴着,脚冲上,这样肠子不抻,顶着胃,不觉得饿。”半个月下来,1000人的队伍连打带饿只剩下500多人。

还有一次,在和敌人的遭遇战中一天一夜急行军了120里地后,天亮了,康玉先躲到一户农家。

“大爷,家里有吃的没?”

“我做了莜面窝头,正准备蒸!”大爷一手拿着锅盖,一手指了指笼屉上的生窝头。康玉先话也顾不得说,抓起来就吃了四个。

一次,一位战友当了逃兵,班长连夜去追。路过一个村庄,打听,看到一个当兵的没有?村民说,是有一个,正脱光了膀子在大队部的火炕上睡觉呢。

班长赶去叫醒了这个战士,问他为什么要逃跑?

作为机枪手的康玉先,对枪有着特殊的感情。在延庆县委武装部的协调下,老人来到驻地部队,70年后再次拿起枪,端枪、瞄准,动作依然娴熟。康玉先说:“我当时是机枪手,现在的枪比我们那时候的‘歪把子’轻多了。”  战士却说,我没想逃啊,就是太困了,部队上虱子太多,咬的睡不着觉,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睡醒了还回去。

班长拿起战士扔在地上的棉袄,已经破烂不堪。撕开一看,里面几乎没有棉花,全是虱子。拿石头砸,虱子的血把棉袄都快浸透了。班长流着眼泪,把战士接了回去。

在饥饿和枪林弹雨中,新战士康玉先熬过了一年,却在日本宣布投降的前一天,负伤离开战场。

那一天,部队在张家口附近的山上和日军打了一仗,战斗中,康玉先和机枪组的两位战友顺着大山梁撤退,在小山梁下中了埋伏。

康玉先生活在农村,子女时常回家看望和照顾老两口的生活起居,老人的晚年生活很安乐,高兴时,还会讲当年打鬼子的事儿。  “周围没有树,大石头也少,净是草,跑到跟前发现敌人了,也跑不了了,三挺机枪对着我们仨扫射。”康玉先躲在一块有膝盖那么高的石头后面,实在藏不住,他就地一滚,想滚到坡下的土坑里。

就在滚的过程中,康玉先的两条腿分别中了一枪。

滚到坑里他才发现,已经躺着一个人了。看到康玉先,这位战友对他说,“你跑吧,我跑不了了。”

“你怎么了?”

“我肠子出来了。”顺着话音,康玉先往他身旁一看,紫乎乎一大堆!何止肠子!估计肝啊脾啊都流出来了。

耳边枪声还在响,顾不上疼痛,顾不上哀伤,康玉先拼命向山下跑去。最终,他得救了,却永远失去了一位战友。

1945年9月,受伤的康玉先复员了,回家务农。他带回了一本三等伤残证明,一本退伍证,还有360斤小米。

康玉先因枪伤腿脚不便,民政部门赠送了轮椅,但他不习惯,出门遛弯儿都是骑一辆小三轮车。  “好汉不说当年勇。”在井庄村的家里,聊起这段往事,老人淡淡地说。他拄着拐杖,仍旧受困于腿伤。

“我受苦也行,做买卖也行,贩过猪、驴,井庄开小卖部的,我是头一个。”老人不无得意地说。

老人耳背,一直在他耳边大声喊,还是有听不清的时候。这时,安静地坐在旁边的老伴,就会大声给老人重复。听到老人这番自夸的话,老奶奶笑了,美滋滋地说,“是,他勤快,什么活儿都会干,跟着他这辈子,净享福了。”

不抱怨,不认输,埋头干。正是这种精神力量,支撑着老人挺过战争岁月,在和平年代过着幸福生活。

”  张建军说的小盒子是指礼品盒,柜台里边面积实在有限,这些小盒子就堆放在摊位旁的地面上,不少人在挑选。

民警劝解家暴被砍_深化改革驱动中国经济转向平稳增长新常态
男生慎入所有苹果设备被女友泡进浴缸就是这_雷佳音妻子回应
飞机上掉落一人_不止万万没想到看卓越游戏我叫MT如何创新
煤焦油及深加工市场整体较稳_山东乳山海景房白菜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