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宽带提速降费公众为什么不买账

2019-07-17 17:55: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宽带提速降费,公众为什么不买账?

  降了费 公众为什么仍不满意

  两院士:电信运营商降费空间到底多大

  一连串的提速降费措施并没有博得公众的点赞。

  5月15日,3大运营商同一时间公布提速降费方案。中国联通表示将把全移动用户数据流量综合单价下降20%以上,北京联通原2G、3G移动用户全升为4G,宽带用户速免费提升1倍;中国移动提出年底流量综合资费同比降35%以上;中国电信许诺单位宽带价格降35%左右。

  提速降费方案公布已将近一个月,但让三大运营商愁闷的是,这些措施没能让公众满意。中国的一项络调查显示,83%的参与者表示对3大运营商的此次降费不满意。

  提速降费是用户永无止境的诉求,也是运营商永久寻求的目标。 中国工程院院士、江苏省未来络创新研究院院长刘韵洁说,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最根本的前途是运营商通过络创新,提供差异化、更好的服务。

  提速降费是民需求

  影响公众评价的,仍然是我国现有的宽带化水平和资费水平。

  在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通讯学会副理事长邬贺铨看来,自2013年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发布开始,我国宽带化速度一直在加快,运营商每一年也都在降低资费水平。从绝对价格水平看,我国移动流量资费与国际主流运营商相当乃至更低;固定宽带的绝对价格比美国低,比日韩和香港高,特别是高速率宽带的普及程度和价格水平,从全球情况来看,我国仍然有很大差距。

  据美国 Akamai公司测试,2014年底我国固定宽带平均速是3.4Mbps,排名82(巴西排名89,越南排名99,印度排名116,印尼排名122,具体测速方法和影响因素有待分析)。我国宽带发展联盟的最新测试数据是5.12 Mbps,按此速率在全球可排在名之间。根据ITU报告,我国固定宽带资费占人均国民收入(2013年为6560美元)的比值为3.5%,在全球排名86。移动资费分预支费和后付费,占人均国民收入的比值在全世界的排名在60多名到77名之间。

  这是邬贺铨提供的一组数据,从直观数据看,这个状态跟中国的大国地位确切不相称,但中国的人均GNI(国民总收入)世界排名也是80多位,这样看就说明我国通讯业的国际地位和整体经济发展水平是密切相干的。

  还有一个关键指标能够体现我国信息化在全球的实际地位。这个指标是人均国际干线带宽。2013年,全世界人均国际干线带宽为52K,非洲为8K,我国仅为4.3K。在全球166个国家里,我国排第133。也就是说,我国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8,是非洲水平的一半。

  宽带水平拉低中国在创新能力、信息化水平上的指数。邬贺铨说。

  从这些数据上来看,国内用户很难对现有的宽带、移动互联服务打出高分。

  从年初开始,我国政府开始提出一系列提速降费的要求。

  这不是政府的要求,是市场的要求。邬贺铨说,现在经济增长方式在转变,中央希望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造好的环境,通讯行业提速降费是很好的抓手和切入点。这是市场行动,也是运营商本身发展的需要。

  邬贺铨告知,从通信支出来看,我国民的通讯支出占民可支配收入的7%-8%,基本处于发展中国家水平。而在发达国家,这个数字一般低于4%。我国的固宽带资费大概比金砖国家高一点,比发达国家低,可是相对人均国民经济收入,我国固宽带资费是美国的好几倍。移动宽带资费相对人均国民经济收入,我国移动宽带资费差不多是美国的9倍。要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要靠运营商提速降费,另一方面是不断提高国民收入水平。

  公众希望降价是自然的,而且信息技术发展也为降价提供了可能。邬贺铨说。

  不过,对运营商来讲,提速降费远没有想象中那末容易。在邬贺铨看来,3大运营商对提速降费提出了一些过去难以想象的指标,比如固2015年要实现城市20M,农村10M,而且要实现低于4M的免费升级到10M等。

  比我想象的要好,但是很多民说运营商诚意不够。我个人认为现在下结论为时太早。邬贺铨说,由于运营商许诺2015年底完成此轮提速降费。提速并不是那末容易,触及装备、投资、人工开通,需要一家一家做,一户一户做,现在离年底还有半年,对运营商来说,任务很重。

  统计数据显示,这些年,通讯资费出现下落趋势。2011年到2014年固资费全国平均下落30%,移动流量资费下落60%。

  降价是市场行动,也是社会的一种表现。邬贺铨说,运营商能够承担重任,不要有委屈,这是为国家经济增长以及国家发展做贡献的机会。

  是挑战更是机会

  毫无疑问,对任何一家运营商来讲,提速降费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挑战不但因为利润压力,也由于经营理念。

  国内通讯领域的业内人士告诉,对固来说,运营商络建设里接入是重头,要占运营商投资的一半。

  就在最近,工信部副部长尚冰表示,到2017年4G络全面覆盖城市和乡村,主要城市宽带平均接入速率要基本到达2015年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

  上述业内人士告知,去年年底,我国光纤入户开通率只有覆盖率的1/4多一点。但运营商在铺设光纤时不能只铺设1/4的用户。这意味着投资不能很快收回。城市尚且如此,在农村,投资收回时间会更长。

  在移动通讯上,统计显示,去年一季度我国4G用户约占全国移动用户的1/7。但络必须要做到全覆盖。

  只有等到用户范围上来了,投资边际本钱才能下降。现在正好是建设的开始期,运营商投资压力很大。邬贺铨说。

  全球通讯业界一般认为,通讯基础设施特别是宽带建设具有投资大、回报周期长的特点,尤其是我国4G刚起步一年多,有效实施提速降费需要一个过程。这与当前民的需求之间构成了巨大的落差。

  运营商按目前的络建设方式,很难持久满足提速降费的诉求。3大运营商几乎每年都以翻倍的速度增加带宽,运营商也很努力在改良速环境,但我国民所能够享受的络速度仍然很慢。刘韵洁说,解决这一矛盾要从多方面入手。国家要从政策上给予扶持,如在行业管理上制定出资源共享的政策,尽可能避免重复建设带来的高额本钱。另外,目前国家正在面临互联技术变革的机遇,我国运营商应当走出一条中国络创新发展之路。

  在刘韵洁看来,运营商唯一可行的前途就是通过络架构和技术的不断创新,提高络速度,下降络建设及运维成本,这样才能到达持续的提速降费的目标,同时通过提供差异化的服务,来实现业务收入的增加。

  美国ATT等运营商已在进行尝试,Domain 2.0的战略,其核心理念就是通过络架构及实现关键技术的创新,来为用户提供定制化、差异化的服务,同时实现企业本身的持续发展。

  看上去好像很被动,但对运营商来讲,也是难得的机遇。邬贺铨说,国家首次提出宽带络是国家的重要基础设施,要把宽带络当做公共基础设施支持。

  不仅是重要性被史无前例地强调,在具体的政策中一样有触及。

  在上个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络建设推动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要加快推动全光纤络城市和第四代移动通信(4G)络建设,未来三年,络建设累计投资不低于1.1万亿元。其中,2015年络建设投资超过4300亿元,2016年2017年累计投资不低于7000亿元。

  过去电信行业抱怨国家没有把大资金投入络,而发达国家是安排专项资金投入络。这次中央财政明确几个投入方向是中央财政支持,而且要求地方政府配合。邬贺铨说,如果资金落实,现在是运营商发展宽带很难得的好机会。

  如果从更大的背景考量,此次的提速降费要求与互联+计划、中国制造2025的实施都有着相当的关联。

  中国互联络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互联经济占全部GDP的3.3%,已超过美国。2014年底我国互联经济占GDP的比重到达7%,互联消费成为拉动GDP增长的新引擎。

  但是在产业互联,云计算的普及率、中小企业互联使用率,中国大概是美国的1/4~1/3。邬贺铨说,现在我国正处于经济新常态,迫切需要新的增长点,怎么用互联改造传统产业,增加新的产业业态是经济发展所期待的。

  未来发展要靠新服务

  如果单纯从营收利润来看,3大运营商财大气粗。

  根据财报,2014年,中国移动净利润为1093亿元,中国联通净利润120.6亿元,中国电信净利润177亿元。在普通人看来,这样的高额利润,降费的空间很大。但实际上,3家运营商中有两家的净利润占收比仅为4%左右,而络建设投资占收比要延续保持在30%以上,这对运营商的生存与发展构成巨大压力。

  并不是说有利润就可以降价,随着范围的扩张可以有降价空间。邬贺铨说,现在运营商收入增长速率下降。络发展已到了基本饱和点,固宽带很难再提高了,靠用户数量增长的增长模式已难以继续。

  那末,运营商到底有没有提速降费空间?

  对这个问题,邬贺铨、刘韵洁两位院士都持肯定态度。

  在邬贺铨看来,信息技术的进步就伴随着降价。当用户到达相当的范围,本钱会大大下降。而在产业互联上,我国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最后还可以向管理要效益。

  而在刘韵洁看来,提速降费的实现要按照国务院《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络建设推进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要求,依托全社会共同努力。一方面,3大电信运营商要通过基础设施的共建同享来降低成本,尤其是铁塔、机房等通信资源的共建同享。另外,还应通过立法等手段来保证通讯基础设施建设及同享的通行权。

  在我国信息通信产业的发展过程中,电信运营商与互联企业都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刘韵洁说,我国互联企业之所以取得高速发展,和OTT的业务模式有很大关系。

  所谓OTT业务就是互联公司超出运营商的计费系统向用户提供免费服务。

  刘韵洁告知,从本钱看,OTT业务的发展成本都转嫁到运营商骨干的建设本钱上,这就是所谓的羊毛出在猪身上。因此,互联企业才有快速的发展和高额的利润回报。但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保证运营商骨干进一步建设的动力和积极性就是互联健康发展必须解决的课题。美国ATT公司在2014年10月宣布停止美国100个城市的骨干和城域光纤建设计划,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做出的决定。

  这些问题是整个互联产业生态发展过程中无法躲避的问题

  。只有把产业价值链各方的利益考虑到,把大家的积极性调动好,互联才能延续健康发展。刘韵洁说,现阶段互联公司利润远远高于运营商,OTT业务使用的骨干又不向运营商交费,提速降费应该是针对广大普通用户,而不应当包括互联公司。对互联公司来说,最紧急的需求是运营商络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质量,而不是下降资费。

  依照劉韻潔的說法,如果運營商能夠提供類似于高速公路、高鐵、航空等高質量的絡服務質量,互聯公司是愿意支付公道費用的。這樣可以使全部價值鏈多贏,才能夠進一步推動互聯+的發展。

自动化技术-自动化技术头条新闻资讯
自动化技术-自动化技术头条新闻资讯
自动化技术-自动化技术头条新闻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