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江南乡】其实他还是屎壳郎(微型小说)

2019-09-14 06:50: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干警说:“你别胡来,冷静点儿,有什么要求你可以说。”刘小坏说:“给我开辆车过来,送我去机场。”牛乡长都给气乐了:“就你这样,还想上飞机,飞机票人家都不卖给你,一看就是恐怖分子。告诉你,放老实点儿,跟我们走吧!”刘小坏气急败坏的喊:“我自焚!是你们这些干部把我逼上绝路的。”牛乡长说:“谁怕谁呀?要自焚成全你,我这有火儿,给你。你不点我点。”说着点燃一棵玉米秸。刘小坏大喊:“乡长杀人啦。”慌忙跑出洒汽油的地方,瘫倒在地上。干警们把他扯起来,牛乡长说:“怎么着,你也有怕的时候。你还充什么大侠呢!起来!哎,这油洒的太多了,咋顺着裤子流啊?”原来刘小坏吓得尿了裤子了。围观的群众都笑了,说:“这小动物也就是屎壳郎刷绿漆,冒充军用小吉普,其实它还是屎壳郎。” 马店村被免职的村委会主任李福田和王坨村的小混混儿刘小坏又凑到一块了。喝红了脸的李福田说:“我就是不服啊,新芳那小子有啥本事,还不是仗着牛永贵给他撑腰。”刘小坏说:“听说这几年你也没少捞啊。”李福田说:“捞啥呀,稻草还没捞上几根,财路就断了。”刘小坏说:“大哥,没事,有我呢,我给你出气。不出七天,你就瞅好吧。”李福田说:“你可做干净点儿,牛永贵可是长尾巴的。”刘小坏说:“你以为粘上一撮毛就是孙悟空了,等着喝酒吧。”
马店村党支部书记新芳正在召集村干部开会商议平坟的事,媳妇李桂芬突然跑来了,带着哭腔说:“你快回去吧,咱家猪都吐白沫了。”新芳叫上管畜牧的老于头,一起匆匆赶回家。老于头仔细看了看说:“这是中毒了。”新芳问:“还有救吗?”老于头说:“不行了,太迟了。”新芳对媳妇喊:“你都喂啥了?”老于头抓了把饲料闻了闻,对新芳说:“你瞎喊啥呀,我看是有人下毒了。”新芳的眉头立刻拧在一块儿,说:“这招也太损了,毒死个猪,就想动摇人民政权?咱得沉住气,回头找牛乡长汇报一下再说。”新芳还没出院子,治保主任白子跑过来,气喘吁吁地说:“新芳,我看你种的几亩树苗不知让谁给砍了。”新芳说:“砍吧,我看他还敢扒房子,我就不信,这小动物还反了?”
李福田哼着小曲儿来到村委会,只有看大门的白老头一人在打盹,便抄起电话联络刘小坏。不一会儿,刘小坏骑着摩托车来了。俩人一见面就先击掌庆贺。刘小坏接过李福田递过来的烟,吸了一口说:“大哥,我可不能白干,酬劳也该兑现兑现了。”李福田说:“那是,我能亏了你吗?”说着,掏出 00块钱递给了刘小坏。刘小坏一皱眉头:“三百,你打发要饭的呢!说好干一码我干了两码,怎么也得加倍,图个吉利。”李福田说:“这种破事,我要告了你,你 00块钱哪找去呀?”刘小坏说:“你以为你是谁?你现在还不跟我一样。咱俩是一根绳上拴的俩蚂蚱,抓了我跑得了你吗?”他看李福田不吱声,又说:“咱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一家人。”李福田说:“谁跟你这小兔崽子是一家人,我是村……”刘小坏说:“免了,原村委会主任,你那纱帽翅儿,拿着放大镜都找不着,不嫌丢人呢!”这时,电话响了。刘小坏拿起电话,那边是乡长牛永贵找新芳。牛乡长问:“哪位呀?”刘小坏说:“你哪位?”牛乡长说:“我是牛永贵。”刘小坏说:“我是牛永贵他爹。”牛乡长一听,知道有人在捣乱:“你是谁?有种的别放电话。”刘小坏说:“我没种,我就放电话。”说完,刘小坏、李福田放下电话,跑了。
面对马店村报复村干部的事件,牛乡长对派出所所长说:“查,把这些小动物从洞里给我拉出来晒晒。”派出所所长说:“我们已经对马店村进行了布置。昨天,在王坨村抓住了一个在标语上涂字办 的。”牛乡长问:“是王坨的吗?”派出所所长说:“不是,是于集乡的。怎么处理?”牛乡长说:“找个人押着他,让他把全乡办 的广告全部给我擦干净。”派出所所长说:“二十七个村呢,这可要一个月。吃饭问题怎么解决?”牛乡长说:“通知家里送钱来,不送就干下去,一个月不行两个月。”派出所所长领命走了。
很快,干警们就查出毒死新芳家养的猪、砍树苗的事与原村委会主任李福田有关系。牛乡长听完汇报果断地说:“先抓了再说。”干警在马店村等了一天,也不见李福田的影子。会不会有人通风报信让他躲起来了?牛乡长说:“耐心点儿,咱们守株待兔。”到了晚上,李福田哼着小曲儿回来了,被带到村委会酒还没醒呢。干警问:“你干啥去了?现在才回来。”李福田说:“今儿个不是于集过庙吗?找几个朋友多喝了几杯,又看了歌舞表演。哎呀,那小姑娘水灵的,又白又嫩,真想上去亲她一口……”干警问:“你跟谁在一块喝酒?”李福田说:“朋友啊,刘小坏,戚大侠……”干警问:“新芳家的猪是怎么回事?”李福田一时语塞:“这……”新芳说:“你身为党员,不反省你犯过的错误,还勾结小混混儿们进行报复,你真把党员的脸丢尽了。你必须老老实实把问题交待清楚,等候处理吧。”
这天,牛乡长接到一个邮包,打开一看,是一把锃亮的菜刀。一张纸条上歪歪扭扭的写着:牛永贵,我们不是好惹的。大侠。干事小张说:“牛乡长,要不要报案?”牛永贵说:“不用,小动物们已经忍不住了。给他们捎个话儿。”小张说:“这些人敢写地址吗,往哪回信?”牛乡长说:“写在各村的黑板上。这样写:菜刀已收到,质量一般。急需配套案板一块,请速寄来。”小张说:“就这么写,这菜刀咋处理?”牛乡长说:“给伙房,不是刀也钝了吗?换上。”
刘小坏知道李福田被逮住了,自己也要倒霉,就跑到邻乡的几个混混儿家躲起来。说躲也没闲着,对那些对村里平坟不满的人煽风点火儿:“共产党是六亲不认,爹娘的坟都敢挖。他们不孝顺,我们孝顺也要管,天理不容。”挑动村民去省城上访告状。县里查明情况后,下令一定要抓住刘小坏。可就在当天,刘小坏又消失了。
这天,王坨村征用的推土机正在田里平坟,从玉米秸堆里爬出的刘小坏大喊大叫的挡住推土机,还对司机进行殴打。很快,牛乡长和派出所的干警们赶到了现场。刘小坏喊着:“挖祖宗的坟不行!我是个孝子,谁挖跟谁拼了!”牛乡长说:“你这个不学无术的混混儿,迁坟平地,怎么是挖祖坟呢?你是孝子,你娘喝过你的一口汤吗?”刘小坏的娘指着他骂道:“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上学你逃课;送你上班,你偷厂子里的东西;在村里游手好闲,偷鸡摸狗的;你还要把自己的表妹送去当三陪……你这个挨千刀的,丢尽了老刘家的脸,你也配替祖宗说话?别闪了你的舌头。”
刘小坏被他娘一通臭骂,气焰像是平息了。牛乡长说:“刘小坏,马上让开!”刘小坏突然吼道:“牛永贵,你抓我娘做人质,让我投降,今儿我跟你拼了。”说着,抄起推土机旁的一桶油洒了一地,又对围观的群众、干警喊道:“你们放我条生路,不然我就自焚,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是被你们逼死的。”干警说:“你别胡来,冷静点儿,有什么要求你可以说。”刘小坏说:“给我开辆车过来,送我去机场。”牛乡长都给气乐了:“就你这样,还想上飞机,飞机票人家都不卖给你,一看就是恐怖分子。告诉你,放老实点儿,跟我们走吧!”刘小坏气急败坏的喊:“我自焚!是你们这些干部把我逼上绝路的。”牛乡长说:“谁怕谁呀?要自焚成全你,我这有火儿,给你。你不点我点。”说着点燃一棵玉米秸。刘小坏大喊:“乡长杀人啦。”慌忙跑出洒汽油的地方,瘫倒在地上。干警们把他扯起来,牛乡长说:“怎么着,你也有怕的时候。你还充什么大侠呢!起来!哎,这油洒的太多了,咋顺着裤子流啊?”原来刘小坏吓得尿了裤子了。围观的群众都笑了,说:“这小动物也就是屎壳郎刷绿漆,冒充军用小吉普,其实它还是屎壳郎。”

共 26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幽默风趣诙谐,讽刺了社会的一些现实问题和一些自以为是的人。故事以一个村干部被罢免而心里不服气,进行报复开始展开,李福田是被罢免的村干部,和刘小坏勾搭在一起,报复新上任的村支书新芳。先是毒死新芳家的猪,接着又砍伐树苗。面对马店村报复事件,牛乡长要求彻查。后来查出李福田,接着牛乡长收到恐吓,刘小坏给邮寄来了一把菜刀,牛乡长幽默机智的处理,让人佩服。刘小坏躲了几天,还煽动其他人不要平祖坟整地。带头阻挠,还威胁要自焚,牛乡长替他点着,他却慌忙跑了出来,瘫倒倒地。小说人物形象鲜明,富有个性,文字语言幽默诙谐,让人忍俊不禁,却又充满智慧。还给人带来思考,不错的小说,辛辣的讽刺了现实社会的一些弊端和现实,欣赏阅读,推荐共赏【责编:河南雪儿】
1 楼 文友: 2015-11-22 1 : :21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刘小坏还是败给了牛乡长。欣赏阅读,问好沧州子系,小说不错,感谢你带来的精彩,雪儿敬茶问好,感谢赐稿江南幼儿小便黄
宝宝老是消化不良怎么办
小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孩子咽喉肿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