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魔域0799蝴蝶牛

2020-01-24 01:37: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域 0799、 蝴蝶牛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嗯?”聂少羽见状顿时微微一凛,道:“竟是突然出现这么多‘暗黑晶蝠’,看来是被斩杀的‘暗黑晶蝠’所迸发出雄浑暗黑之能吸引而来,雷诺学弟,小心了!”

“哈!”雷诺闻言却是铿然一笑,念头一动,悬浮在头顶的‘火德令旗’瞬间迸发浩瀚阳火,焚煮六合,璀璨的赤金色光芒浩荡而出,遍照八荒,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恰似一盏神圣的明灯,使得方圆十米都是一下子被照耀得纤毫毕现!

不管这些‘暗黑晶蝠’是被暗黑之能吸引来也好,还是被阳火之光招引来也罢,都注定了他们有来无回。

“雷诺学弟,你还笑?”聂少羽显得有些紧张,毕竟‘暗黑晶蝠’的杀伤力可是有目共睹,连雷诺都没能抵挡住,幸亏是雷诺体质强横方才无碍,但他可没有,万一被‘暗黑晶蝠’给‘亲’了一下,绝对要肠穿肚烂,命陨当场!

雷诺摇头轻笑,说道:“少羽学长,你刚才不是说‘大暗石母’应许之地便是‘暗黑晶蝠’最浓郁之地么?那便杀入这些邪祟腹地,这些‘暗黑晶蝠’正是给我们引路的明灯啊,难道不值得高兴么?”

“额……”聂少羽闻听之下竟是对雷诺的说辞无法反驳,翻了翻白眼,淡淡的憋了句,“你以为谁都向你那么妖孽呀?”

咻!咻!咻!咻!咻……

也就在雷诺和聂少羽对话的功夫,远处的那些‘暗黑晶蝠’已是欺近到了攻杀范围内,霎时间,只闻道道破空之声如若响箭掣空,数十道嗜血的狂暴魔姿疯狂扑杀向雷诺和聂少羽。

“玄黄挪移!”雷诺沉声一喝,立刻将伪领域释放到最大,那些暴起冲杀的‘暗黑晶蝠’猝不及防之下,顿时就像是下饺子一样,‘噗噗噗’的全部栽进了伪领域之中。

嗷!嗷!嗷!嗷!嗷……

数十头‘暗黑晶蝠’一下被困住,顿时剧烈的挣扎着,发出凶狂的咆哮之声,口中脸狰狞无匹,邪恶绝伦,直暴起滚滚腥风!

只是任凭他们再如何猛烈挣扎,也是难以撼动伪领域的绝对压制,就像是陷入了沼泽泥潭似的,越是挣扎反而陷得越深,如同摆在雷诺和聂少羽面前的肉靶子一样。

“竟然有二十七头‘暗黑晶蝠’,呵呵……雷诺学弟,也就是你,否则就算是强如帝境怕是也要手忙脚乱,遇到你这样的妖孽,这些‘暗黑晶蝠’算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聂少羽见雷诺竟然如此从容便是把‘暗黑晶蝠’压制,顿时对雷诺的伪领域威能有了重新的认知,一时间也是不禁轻松了不少,开始调笑道。

“哈哈……”雷诺朗声笑道:“这都毛毛雨,不过伪领域而已,待我炼成‘暗黑金身’,八相金身大成,凝练实体领域,踏入皇境,就算面对帝境也能勉强一战,那才是真正的妖孽!”

言罢,雷诺神色一寒,“杀!”

唰——!

话音甫落,雷诺手中的‘绝代之狂’瞬间掀起一片极目寒芒,所向之处,‘暗黑晶蝠’立刻被撕爆,滚滚暗黑之能顷刻间直如江河咆哮般肆虐开来。

“杀!”

眼见雷诺杀势兴起,聂少羽也是加入了诛杀邪祟的行列,剑光迸发,撕裂黑暗,恰似银钩铁划,不过顷刻间,二十七头‘暗黑晶蝠’便是被雷诺和聂少羽斩杀殆尽,而暗黑之能直浓郁到了不可名状的地步,简直近乎于实质。

穿梭在其中的雷诺和聂少羽感觉就像是游泳在水中似的,暗黑之能浓郁得竟是都有些裹人了!

如果不是雷诺有着追求最强、完美的执着性格,一心把炼就最强‘暗黑金身’寄托在‘大暗石母’上,此刻怕是都要忍不住想要坐地修炼,汲取这雄浑的‘暗黑之能’了。

轰隆隆~

不过随着雷诺和聂少羽连斩二十七头‘暗黑晶蝠’,雄浑的暗黑之能肆虐、溢散开来,更多的‘暗黑晶蝠’受到吸引,咆哮着,奔袭着,拥挤着,呼啸着,直若滚滚洪流般冲击了过来。

远远看去,就好像有体条幽蓝的光河从无尽的黑暗中冲刷了过来,声势浩荡,震撼肺腑!

“我靠!”聂少羽顿时脸都快绿了,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道:“雷诺学弟,我们好像闯祸了。”

“有何惧?照杀不误!”雷诺霸气横栏道,脚尖在地面猛烈一点,顿时疾若闪电而出,‘绝代之狂’怒搅玄黄,轰然一震,旋即便是——

昂——!

震天撼地的狂野龙吟声中,就见一条千丈黑龙从‘绝代之狂’内冲击而出,横扫寰宇,势霸昆仑,赫然是器灵小黑!

“小黑,给哥往死里吞噬!”雷诺喝道。

“嗷!”小黑狂然应道,千丈龙躯涌动起来,恰似一道黑色闪电切入了‘暗黑晶蝠’的魔潮之中,顿时激起一片杀猪般的惨叫。

“杀!”雷诺伪领域全开,紧随其后,龙枪所向,气势问杀,连强大的龙族都要闻风丧胆的‘暗黑晶蝠’顿时遭遇了灭顶之灾,直被杀得肝胆欲裂,完全雷诺和小黑这一人一龙给碾压了。

“我滴个神!雷诺学弟这是要一个单刷‘暗黑渊薮’的节奏啊!”聂少羽直震惊得眼都直了,感觉雷诺简直强得变态,这还让不让其他人活了啊……

……

不明之地的无名暗河。

此刻,贯天行正盘膝坐在暗河之畔洋装修炼,三圣剑散发着淡淡的剑芒笼罩住贯天行。

那挺着大肚腩肥.润的小家伙蹑手蹑脚的缓缓接近着贯天行,十步……九步……八步……七步……

小东西和贯天行的距离越来越近,然贯天行却仍旧一动不动,仿佛没有丝毫察觉似的。

然暗中,贯天行却是暗暗催动精神力进行感知,他倒要看看这鬼鬼祟祟的小东西究竟想要干什么?

终于……

就在那小东西毛茸茸的小爪子触碰到三圣剑的一瞬间,贯天行猛然睁开了眼睛!

“哞!”小东西顿时大惊,惊叫一声立刻便要撒丫子跑路。

“走?呵!”贯天行心下冷笑,剑指一挥,‘唰’的一下,三圣剑顿时剑光大盛,交织成一道剑三角,如同囚笼般瞬间把小东西困在了其中。

而直到此刻,贯天行方才有机会一窥这小东西的全貌,只见其约莫两尺来高,肉嘟嘟,头上生长着两只弯弯的小角,粉嘟嘟的小脸蛋看起来简直快要萌翻了,身上的毛发灰白相间,看身段有些像是迷你版的牛宝宝。

“呵!”铁血的汉子也有柔情时,贯天行一看着这小东西如此呆萌可爱,身上的杀气顿时收敛了起来,嘴角不由得洋溢起了微笑。

“哞……”

然那小东西见被困住却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低低的鸣叫着,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贯天行涔满了泪花,小嘴唇一颤一颤的好像是受惊过度,又好像是无比委屈似的。

“怎么,你还委屈了?”贯天行见着小东西可爱的模样,笑道:“就算你长得萌也不能让我当睁眼瞎让你把剑偷走吧?”

“切~!”小东西闻言不屑一顾把头歪向一边,伸出毛茸茸的小爪子,一共就三个指头,最中间的指头冲着贯天行一竖,似乎再说‘草’!

“瞧给你能耐的!”贯天行哭笑不得,在小东西的脑瓜上轻轻弹了一下,道:“不过你还怪有灵性,你是魔兽吗?你叫什么名字?”

小东西含着毛茸茸的小爪子,似乎是在思考,眼睛微微一转,十分的灵动喜人,旋即用小爪子向贯天行比划起来……

贯天行看了半响,有些狐疑的说道:“你叫蝴蝶牛?”

小东西立刻点头,然后冲着贯天行勾了勾手指,示意贯天行放开它并跟着它走。

“你知道离开这里的路?要带我离开吗?”贯天行问道,同时撤去了三圣剑。

这一次,小东西蝴蝶牛并没有逃跑,似乎已经确定贯天行不会伤害它了,冲着贯天行摆了摆手,仿佛再说不是,但仍示意让贯天行跟着它去。

“嗯……”贯天行微一迟疑,寻思着反正留在此地也是一筹莫展,不如就跟这小东西走一趟,说不定还能遇到雷诺他们呢。

当下,贯天行的蝴蝶牛的带领下缓步离开了,约莫一刻钟后,蝴蝶牛把贯天行带到了一处碧意昂然的水潭前。

在水潭的旁边矗立着一尊青灰色的石碑,上书——

“乾坤洞天!”贯天行看着石碑上的文字念头,就见这四字犀利非常,遒劲而有恢弘,就像是人用精纯的剑意一气呵成篆写出来似的。

“好生霸道犀利的剑意,能留下这四字之人于剑道上的领悟简直深不可测!”贯天行倍感震撼的说道。

贯天行也是练剑的高手,也许正是因为这股剑者的共鸣,令贯天行对石碑上的传递出的剑意倍感深切,看向‘乾坤洞天’四个字的瞬间,贯天行只觉仿佛有一片从未闻听过的神秘世界对他敞了开来,那种淋漓的剑意——

不!

贯天行感觉那已经不是单纯的剑意了,而应该说是剑道,唯有剑道方能一剑开辟出一个世界!

大连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黑龙江盛京医院的电话
银川治白癜风的好医院
江西重点癫痫病医院
海南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分享到: